夜以深,一切都归于沉寂,穿梭于岁月的湍急中,始终如大自然的一粒尘埃般终究逃不开过随风飘散的宿命。只留一片余温,空有满腔热血,到底是心的不够强大还是欲望的不满足。繁杂过的心如何能够尘埃落定,坚持到底算不算是正确,就算哭过,痛过,结果是悲剧,我也能承受。

05:11 pm 02/04全文(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