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记

2013-1-10 07:15 pm默认日记本

2013-01-10 19:15 | 485次阅读 | 0条回复

久而久之我就忘记了我拥有这样与生俱来的写作能力,呵呵,今天又登录一年多以前无意间写下的几章小说,就好比小时候吃过某一种美味佳肴,时间一长后再遇上,兴趣极其浓厚。娇气的我怎么就是放弃了呢?顿时我有种涌文的冲动,情不自禁地又发疯地在啃着这种精神粮食,内心总是在呼唤着自己,我要,我要呀,给我,快给我写,正如男女缠绵在一起,饥渴难禁的一方,必叫像我内心呼唤一样,只是我没这么激烈,幸好未达超浪超荡的苍井空,不是幸好,听我的笔名就知道我不是苍井空的同性了。日记不是经常写,只是有点痛的时候就会来,每月都会来一次咯,有人就会说了,你当写日记是来大姨妈呀,我定会说,要不你也来几次试试,看舒不舒服呀。其实,我没有多少心思去打文字,因为写文字好容易使人交上寂寞这个“好朋友”,寂寞就如禽兽,纹丝不动地被它强了,还要时不时地要给它,助造思绪如同错综复杂的爬藤一个样子,绵绵地盛长起来。所以,长期写文字是很可怕的。

今天主要是随随便便地陪下散文吧,最后提醒下:寒风刺骨,冻痛双耳。走在街上的行人整棉裹紧自己,双手取暖于冬装里,路灯照耀下,嘘寒的嘴巴吐露清晰可见的“寒晕”,哆嗦地提速,匆匆欲脱离露天的寒冷地带。我疾风的步伐逃离寒地,觉得越来越冷,迷你的身子开始发抖,风干的嘴唇抿得发裂……真的 冷啊!朋友们,添衣加暖自己呀思密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