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记

【博客自传】在南下河默认日记本

2018-02-10 11:01 | 310次阅读 | 0条回复

在南下河

妻的心中 我是天

女的心中 我是山

谁见过山低头 虽然天有语

谁见过山弯腰 虽然天有怒

而面对妻女

任蛮横撒泼 愿上下攀爬

用心经营二十年 兴歌产品美名传

“谁也不能搞特权!”,这一上午我就努力品味这句话,我就想它怎么也不应该跟我联系起来用在我身上哪一个部位也十二万分的不合适。一个下岗失业的中年男子一个在菜市场里想摆小摊的新摊贩一个刚刚开始试探性营业的新手,你竟然说我在搞特权你妈逼的把特权当烟抽当酒喝习惯了还是麻木了这两字用在我身上我草你妈的工商代表,是不是你们生活在特权的氛围里每天把特权当成吃喝拉撒一样的不见不散就以为特权人人有份吗,不是不你们每天搞些特权外人送些特权到哪里都是特权被人知道了特权就开始打着特权反特权给人看的吧,是是是你们身在特权利用特权已经习惯特权就把特权当成口头禅来给连基本公民权都没有的我看笑话,不不不你们这些享受终身特权世代特权九族特权的因特权而倍感高人几等的特权阶层就非要在我面前在事实面前讲出这血淋淋的特权来吗。

这天早晨我依旧找个空位把摩托车摆在我身前把车座后面的盒子打开亮出来我的宝贝十几袋丸子包装的扎口,都是用我特地去包装设备门市买回来的跟超市一样的封口器挂上一盘蓝色胶带拿塑料袋口在缺口处向下一创就自粘的那种,虽然几天都没有好的开始但我还是信心满满先把自己做好也更正规就做一个守规矩的小摊贩也会有新鲜的人生。此时我看到一个穿工商制服模样的贼眉鼠目鸡屁猪嘴蚊哼蝇嗡的人一边急速在人前晃来荡去一边伸手要钱撕票逃跑,他不一会儿就流窜到我的摊位面前说两元钱,我跟他说所长批准照顾我一周时间不交地摊费,他一听一愣就又马上反应说:不行,谁也不能搞特权,快交钱。我一看没有其它余地也不知道是否自己说错了话是否不应该说是所长说的应该当他的面求他给点照顾还是应该骂所长几句好话,就更不知道他与所长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但也不至于拿我的这点地摊费开刀也就两块钱的意思积少成多自己装起来也是钱,我还真是不经常拉下脸来求告就没出来,这天是20031109日两元地摊费,NO.006564975。这是我第一次直接被盘剥且是在自己的国土上为自己和家人的口粮饭而且还不开张,社会黑夜不过如此。

夜幕掩映之下,一辆带警灯的公安轿车停在通向金海湾的必经路口,一名从金海湾出来的女技师她依着单薄寒风中一袭白裙却在一边的颤抖中有人给她打开车门,她上车后就急速消失在夜幕里人海车流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车号尾数223警红色。1110日。

一个营业员哭着诉说对在衡阳大火中因楼房倒塌而牺牲的官兵表示哀痛并鞠了一躬,但记者的话筒举得太高也太近她就一头撞在了话筒上。

最近这几天我又增加了信心也有新的总结说: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诚实对待每一个客户,机会时时存在更要该干嘛干嘛。挑战与机遇并存。生命不息,思考不止。

其实在等保强的要货电话却等来天天假日的订货,东方不亮西方亮。

穷人光顾的场所越来越简单,街面上的大排档路边摊,大冬天围一块脏兮兮的破布在四面,夜里摊主只能和衣而睡还要守住他的全部家当。吃饭的碗里有个张开口的塑料袋把饭盛进去不论是汤也好还是炒菜,吃完把塑料袋兜起来一丢,简单又省事也不用洗碗消毒。而富人的去处则有大不同除去极尽豪华之能事要雨得雨要风来风,还要正负全力配合。

丸子多带点来还要多收一块钱的地摊费,每次两块也是赔钱那三块就赔的更多。

其实我一直认为我没有输掉什么也不会失败,我只是没有赢过。失败也不可怕,也不是不敢承认。我是从来没有主动跟谁比过什么,因为我知道四十年来一起在过的所有圈子最后都被自己淘汰掉因为我总是在最后面。安分传家远,守己济世长。

就算你是国家首富,如果你犯了法,在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表面上,就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这好像看起来是国家的底线因为,国家始终是你的死对头,你要为而且只能为国家服务才会给你优惠许你特权经营。你可以把自己做的像个上层人物捐款也好捐物也行但是,谁也代表不了国家也没有如果,任何人就都是被国家机器专政的对象。就算你真的有一身官气,那又能怎样?对你不专政不是因你没犯法而是,肉太少不够格。

我曾经有机会病保在家拿闲钱提早过上退休生活但,那又怎样?让自己的生活舒适一些无忧无虑,那不就是小孩子长不大的婴儿思维吗?还是像我如此这般虽然没有固定收入虽然没有面子尊严和人格,却是每天生活在激烈的思考中艰难的奔波中有限的忧虑中谁敢说,这些人生经历不也是身在幸福中。谁的人生不是让自己给设计的更复杂。

听到两个学生在荡秋千的说法:现在都开始卖了,会打篮球的一个价,打排球的一个价,学习好的一个价,进高中都要好学生尖子生,他们就花钱跟初中买,初中学校就卖学习好的有特长的学生,但学生都还不知道,这才叫把你卖了还帮着数钱。

老师卖学生,企业卖员工,车站卖乘客,国家卖地皮,官家卖肥缺··· 卖。

这一段应该是听说电视新闻的描述说阳澄湖大闸蟹上市的季节:正负为保品牌投资上千万对付阳澄湖大闸蟹的假冒伪劣问题,但造假者的手段就不会如此的昂贵他们很简单还很好使的效果就有了问题一大堆。你说到底正负花这个巨资防假冒值不值还是另有目的如果仅仅是涉嫌炒作,还是好事但最关键是这上千万的金钱去了哪儿啊到底?你们是看大闸蟹的贩子们赚钱心里不爽吧,其实把这上千万的投资摊开大家分分就不比贩卖大闸蟹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