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记

在手术室里。。。。。默认日记本

2018-02-02 14:56 | 284次阅读 | 0条回复

这是一个农村乡镇卫生院的手术室,我们每个学员上午听完老师的医学讲课,开始自己复习。医院里有了手术患者,我们就担负起手术器具包的消毒任务,消毒后拿到手术室等待患者、手术大夫的到来。到这里来的多数是腹外科疾病的手术,常见的有阑尾炎、胆结石、剖腹产、绝育、疝气,,,等等。今天来的患者是大冷套力一名姓张的患者。

张患者身强力壮,年龄在三十八岁左右,腹部剧痛。痛的上厕所,便除果冻状便,外科大夫都赶来检查诊断,意见很不统一,于是坐下来会诊。会诊室里坐满了医护人员,出了名的大夫都参加了,周大夫说,肠梗堵。王大夫说,肠扭转,张大夫说肠套叠,袁大夫说,蛔虫正,尽管意见不统一,但有一个共同的意见,患者得的是急腹症,果冻状便说明肠道已经出血,肚中有包块说明很危险,经过讨论和辩论制定了共同的治疗方案;剖腹勘察。时间就是生命体,提前一分治疗就有一份的生命保证。经过患者家属签字,患者上了手术台。手术开始了,周大夫执刀一下刀,切开的腹部立即涌出肠道,只见一个胳膊肘弯的大肠有小茶缸那么粗,肠子外皮被涨的粉中发红,在不手术就要肠壁坏死,甚至死亡。病原找到了,原来患者得了蛔虫肠梗堵,手术大夫开始取虫,足足取了三分之二大脸盆虫子,很快就做完了手术。术后,食堂大师傅过来问,今晚的手术餐吃面条行吗?我们想起大脸盆中白花花的蛔虫,急忙说,不行不行,吃油饼吧,才算了事。

一九六八年九月,我随同阜新矿二中三届毕业学生下乡到彰武县大冷公社曹家大队,经过一段锻炼,在大队医疗站当上了一名乡村医生,派我到大冷医院学习,白天在教室学习,到病房临床,晚上和学员到手术室做巡回护士,测血压,点滴,查脉搏和服务。虽说这里是乡镇卫生院,技术可不低。周大夫毕业于旧中国的沈阳医科大学,当过国民党军医,被下放到这里,还有两名医大毕业的大夫,都手术做得很好,方圆百里都有名。为了避免误诊、错诊,每次手术前都要会诊。徐云夫的外孙女怀孕三个月,流血不止,从外地赶来诊治,妇科邵大夫约外科大夫会诊,检查发现这个女子怀孕后没有孕期反应,而且‘胎儿’发育过大,切诊三个月长有五个月大,而且流血不止,会诊大家认定是葡萄胎,必须治疗。同时女方还要求做绝育手术。经过讨论都同意手术取出葡萄胎,,做完绝育手术一起完成。就在第二天准备手术时,周大夫提出异议,他认为,手术取葡萄胎容易散落细小的葡萄胎颗粒,容易激发肿瘤。先用刮宫术取净葡萄胎,休养几天在做绝育安全系数大,经过二次会诊同意了周大夫的意见,妇科邵大夫给患者做了刮宫术,刮出有一大碗晶莹透明大小不一的葡萄胎颗粒,又做了绝育手术。

那时乡村医院的医疗设备还很落后,医疗技术也跟不上,也发生过误诊现象,有一男患者右下腹痛,白血球超过一万,腹肌紧张,医院诊断阑尾炎,上了手术台开到一看阑尾没有发炎,只好重新诊断,发现他咳嗽,拍了肺片原来是大叶肺炎。改变了原来治疗方案。有一名叫敖淑霞大龄孕妇,诊断为阑尾炎,在手术台上做手术就是找不到阑尾,费了两个多小时只好缝上,说患者得过肠结核病,阑尾粘在腹腔后壁上,用大量青霉素点滴控制了炎症。

手术时虽然简陋,无菌操作十分严格,空气消毒,地面消毒,紫外线消毒,医疗设备消毒更为严格,我见过三十多例手术,没有一例感染。记得有一次给胡双喜做结肠癌手术,周大夫术中要敷料,我们一个学员从消毒缸中取出镊子,从消毒罐中夹出一镊子敷料递给周大夫,不慎手中的镊子碰到了周大夫手中的镊子,周大夫大声斥责,看着点。。。当时扔掉手中镊子和辅料重新索取了敷料,可见这里的大夫多么重视无菌操作啊。手术室是个神秘的地方,我在手术室学习帮忙,大夫严细认真,不怕吃苦,工作起来时间有长有短,短的只有十几分钟,长的七八个小时,紧张而又繁忙,一个也不停直到做完为止。改革开放后,听说周纪文大夫,贾大夫都调到了彰武县医院,晋升为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