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记

146此文,没有主人公名字默认日记本

2018-01-09 10:14 | 141次阅读 | 0条回复

146此文,没有主人公名字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8.1.2

.

此文,没有主人公名字。

我斗胆借正义之名,去刻画一个人物名字,暂且,叫前文里的阿义吧。新年来了,元旦钟声昨夜零点响过了,我没有去视听零点以前电视演唱会,不过我还是坚信2018,Wish you be lucky 2018的确来到了,是在我梦中响过它的寂静脚步声,我见到了阿义,………..,!!!!!!!!……..,他孱弱的声音,托梦与我一个能记忆起的名字。

刚入新年,就有暴风雪来临。

阿义的事,也只能我来帮他叙述叙述。阿义很苦难,他衣襟着孤独身影,看起来苍老了几百年,他是茅屋风雨下的寄居客,他是踩着油矿区暴力秩序玻璃碎渣棱尖的淋血脚印,他是写诗文与稿件文字记录一个人造纤维里灰尘里面的黑色秘密组织——人们不敢言的黑道里黑社会势力。谁遇见他都说他有一段别人从不敢走的法律举报求证之路,也从来没有人去走这样艰难的一段路。

他蜷曲在孤寂影子里。

没有人来探望过他,也没有人发来贺年祝福,谁敢在这个时候发呢?那无数无数阴术窥视的眼睛,招惹出另一个嫌疑目标,谁敢去充当下一个被捕杀猎物呢!

他似乎在孤影里,在黑势残压下,生存,强大起来。

总得走路。

走在孤独寂寞脚尖上,习惯向大地问出一道道问号;走在几百年前沧桑古道,因为,那里全是踩碎黑道脚印,他并不孤独。象每一块石尖上大喊,矗立路上。

暴风雪来临了。

来临前,野兽阴谋,最冷最凛冽的狂风吼叫。一直,吼,天宇驱赶到鬼声城里。冻坏的昔日残门,突然,有敲门声,不,确切是野蛮蛮力撞门声,谁会来呢?谁会来呢…….?是一群从不认识的人,面容里预设了答案。

不需语言表达。

强力,野蛮,………..。问号打倒了,撒了一地没有站起来的感叹问号。阿义与我站在一起,象天空碎破撒下满天鹅毛大雪。

村村,路路,都可见得到。

人们,在新年后。

梦见了正义。融化雪魂,向前,…….,!!!!!!!!!……….,满树桃花开了人间春风十里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