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记

主席像默认日记本

2017-12-23 15:30 | 299次阅读 | 0条回复

羑河纪实之六十一

主席像

文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农村是普遍贫穷,对于城市生活是十分的向往。那会儿,对于农村人来说,能去一下城里走走是值得说好几天的事。

其实人们看事物容易只是看表面,农村人认为城里人过的好,是因为看到了城里人每月开的工资,比自己在地里干一年拿的还多;城里人则认为农村好,什么都是现成的,不象城里人抬头动脚都要花钱,而且对农村的住房羡慕的很,城里不少人家十几平方的房子,要住一家三代人,而农村一家两代就是一个大院。这种情况,到现在也是,十几万在城里只能买个卫生间,在农村可以盖个两层小别墅;农村人则认为城里人养老金大几千,自己养老金才几十。

石林黑塔村的北面有汤鹤线,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天天通绿皮火车,火车每天东走汤阴,西到大胡。平时是没多少人坐火车的。年轻人要结婚了,才坐火车到城里买东西、照像。还有就是去城里看病。

那时人们去城里玩,大多是拿上干粮,抄小路去,主要是缺钱。走小路相当于走直角三角形的斜边。一路翻山越岭走到大胡,从时间上看,和坐火车差不多。坐火车要等火车,到了鹤壁集又要等半天时间等火车倒头,到站下了火车又要走半天路才到繁华所在。

到了大胡,逛逛商店,去书店里翻翻书,到饭店里吃饭(其实是没有粮票,从饭店里要碗不花钱的面汤泡自己带的干粮),看看学校,逛电影院广场(没钱进去看电影),认认政府部门,回来后向村人们说,去接受革命教育,看主席像去了。人们也不好说什么。

主席像在广场中心,向人们挥手,现在还在。前几年有热心的企业还清洗了像。主席像前面有一条十字路口,下面有一个人行地道,地道兼做了地下商场。毛主席他老人家生前一向反对个体经营,现在在他老人家眼皮下这么多人地上地下的做个体生意,还有私人企业,人们并没有觉的有什么不妥,认为在他老人家面前,头戴大沿帽的人不至于胡来,而且对挥手也作了新的解释:不用怕,要与时俱进,大胆地往前走。

我在单位里,曾在绿化队工作,忙时队里也请临时工。有一年临时工中有一个河南老乡,说是一个省的,不过一南一北,都快出了省。我呢,往北一点,就到了河北;他呢,往南一点,就到了湖北。闲来无事,就聊自己老家城里的事,说城里那些年也不过是几条街,现在是大大拓展了,但还是不能和大城市比,又说现在所在的省城里也有毛主席像。

这位老乡比我年纪大十多岁,常穿一身旧中山服,人们说他脑子在点旧。说到毛主席像,他说,他老人家真心为农民,我们一直承受着他的恩惠。当初,要不是农村集体劳动,家里就过不了日子。那会儿家里人口多,常年欠队里的钱粮,我们兄弟大了后,才慢慢还了。

我说:那年月日子真是苦。

他说:其实要看和什么年代比。和现在比,当然是苦哈哈的,还会得出荒唐的结论。要是在旧社会,你借了钱粮,就别指望能还清,基本上就等于破产了,接下来不是逃荒,就是家破人亡,“白毛女”是真实的事。当年地是集体的,可以先欠着钱粮。土地是集体的好。土地要是个人的,家里人多了,就不够种,就得靠别的办法解决生计,要么是给地多的人家打工,要么象现在一样到城里打工。这对刚解放的人们来说,种别人的地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那时城里也没有能力安排那么多人,不然就不会有六二压和大面让城里学生到乡下接受再教育了。

我说:你真会说。

他说:那是,我年轻时进过宣讲队呢。你小时候你听过宣讲队吧?

听过。虽然在小山沟里生活,可那时国际国内形势、古今中外的斗争没少听。

所以我知道的多。我给你说,现在农村还是吃着过去的本钱。

我问:为什么?

他说:农村好多地都是人民公社时平整的,还有水利,也都是当年整的。

我说:对。我们那里的地和水利都是当年修整的。但是那时人们劳动积极性不高也是事实。

他说:其实干活儿就是不紧不慢的,都是打冲锋一样,没几下人们就受不了了。分地后,粮食增产了,都是前面打好了基础,人们用上了好种子、农药和化肥,水渠是现成有,而这些是他老人家搞的,不少地方都有农业科技队和农药厂,又批准进口化肥和进口化肥成套厂。

啊?好政策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

他说:应该说好政策使资源得到了更好的发挥。

对。

我出来打工时三十多了,在城里干过好多工作。除了力气外,没什么技术。经济形势一不好,我们就回老家,但是我们心里不慌,为什么?你知道吧?

知道,老家好歹还有地,起码粮食够吃。

对。土地才是我们的靠山,到什么时候也是,这是他老人家的功劳。

我说:早该实行大包干了,在这方面他老人家有失误。

他说:其实这事是一下子说不明白。你要知道土地包干了后,一农业税不好收了,收税费时会弄出许多动静来。二是人心散了,农村许多公共事业搞不起来,现在修桥铺路的什么都在等国家。那时候国家没有钱,搞建设需要钱。钱从那里来?只能低成本把钱收上来。你们这个厂,当年有不少人到深山老林里搞三线,这都是花大钱的事儿。

我说:当年确实搞过三线。你知道的真多。

他说:还不是和工厂的人聊出来的。

我说:是这回事。对别的单位,我们还把图纸送给人家了。

他说:农村分地后,为了收税,恶性循环,把农村搞的鸡飞狗跳,三农就是乱收税费搞出来的。

我道:现在好了,农业税费免了。

他说:现在是免了农业税费。可农村还是经营艰难,于是好多人怀念当年。你看铁路那边的山上,有一个新村,立了主席像。

我说:我以前因为棚户区改造还在那里住过,后来因为城中村改造就搬走了。

他说:这城里还有主席像,知道不?

知道。坞城路的大学里就有。

他说:幸好没有头脑发热,现在成文物了。现在日子好了,能吃饱饭了,可是不要把第一口饭忘了,第一口饭是他老人家给打下来的。有了他老人家,才有国家的基本统一,才有我们周边的安定,才有我们的土地公有制,才有我们完整的工业系统。我们不能忘本。老人家的功勋是第一位的。

后来,他要回老家了。

我问他回老家干啥?

他说:叶落归根,回到家里养老。我也想通了,孩子们都不想在农村住,就由着他们。只是目前孙子们还不能全都在这里念书,我还要回去看着孙子们上学,不能误了他们上高中考大学。

还种地不?

他说:农民还能不种地?现在是平时在自留地里种点菜,农场需要的时候才到地里干活。把地都流传出去了,自己拿点儿流转费。我去坞城路的大学那里看了,他老人家在挥手,是要大学生们好好学习,是要我们与时俱进。

你不是说在别人的地上打工……

哈哈,土地规模经营才是出路,观念更新才是听他老人家的话。

事情过去了很久,依然难以忘记。主席在老一辈人心里的份量就是不一样,不少人家还摆着当年请过来的主席像。

其实,伟人永远在我们心里。我们这些年的发展,就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坚持不忘初心,迎接挑战,走自己的路,一心一意的把自己的建设事业做好。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7年12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