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啁啾,唤醒了一地春色,厂区霓虹灯的斑驳,好似点缀春的裙摆,星星点点。

冬的尾声终究经不起岁月婆娑,房间那些花儿仿佛春天的孩子,迫不及待用它的新绿为春敞开了门;冬却用它最后的气力普降瑞雪,留下最后的冷冽和关怀。

当人们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时,矿工却已背负起行囊,满载着短暂团聚的幸福和亲人的嘱托,登上矿井春节期间特设的接送车辆,返回离别不久却牵肠挂肚的工作岗位,穿梭于井下宽阔明亮的巷道和采掘工…

阅读(1813) 评论(0) 推荐(0)

苍天给世人设下一道门,我在门外,她在门内。

自踏足社会,四年有余,不分昼夜,勤勉为干,渴望人生路途也能绚丽,又或许不得要领,四处碰壁,鼻青脸肿,又毅然奔向她的所在。

苍天给世人设下一道门,我在门外,她在门内。

始终用沉默和浅淡绘画着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低调做人、低调做事,因为实在找不出做事高调的理由,踏踏实实不才是企业成长的根本吗?又或许,自此就已经走向了不归路,只能看着她笑盈盈的就在…

阅读(1274) 评论(0) 推荐(0)

如果,是在秋天也就罢了,定是因了漫天的萧瑟与凛冽,自然地走向归路而不悔,心,断然不会如此生生的疼。眼前,分明是盈盈润泽的春啊!为何这窗外的樟树上,成群成群的叶子,几乎都还穿着翠绿的绒衫,还没来得及换上飘逸的纱裙,就一团团地直直下落,像是为了赶赴一个约定,急急地奔向地面,没有深秋时那种悲壮祭奠似的肃穆,有的只是满足的静逸安祥,那么淡定!宛若有一种情感,甘愿堕入深渊,不牵绊,不苛求。

回首模糊的凝…

阅读(1960) 评论(1)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