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打工者,一个部门里难免会有几个“与众不同”的人。有好的就会有不好的,但有时候这个好与不好很难分辨的一清二楚,尤其是吵起架的时候双方都是各执一词,都是理直气壮,还真很少有理屈词穷的。即使是站在公正公平的立场上对事不对人,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和矛盾都条分缕析的划分清楚。所以部门里经常经常发生一些小摩擦就在所难免了。但有位同事就是不一样,他很少理会这种小打小闹的情绪冲撞,好像那些事情他…

阅读(725) 评论(0) 推荐(0)

神 谕 与 梦

神谕在日本神话中的解释是“神托”,因为神灵是没有实体的,只好附于人体通过人的口说出神意。传达神意有两种形式: 一种是神灵突然附于人体说明神意,另一种是使特定的人物处于神灵附体的状态,然后再问清神意。传达神意的媒介人多数是儿童和妇女,成年男人比较少。这在我们国家就叫做神婆,半仙,过去叫巫婆,现在在乡下你还能找到这样的人,在百姓口头上还有很多关于他们的神奇传说,其中女性占比…

阅读(668) 评论(0) 推荐(0)

从玄学的角度来讲,家里的砧板是可以挡煞的。可我的砧板估计应该不行,自从去年换过新砧板以后至今都没有在上面切过肉。其实我不是素食主义者,偶尔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去吃饭,至少要上一条鱼或者一大盘鸡的。至于每天一个人吃饭时,想的都是买什么青菜,没有动过买肉的念头,顶多在感觉像《水浒传》里李逵所说的“嘴里能淡出鸟来”的时候,才会自言自语说“买点卤鸭吃吧”。在旁人眼里会认为我的日子过得比较潦草,而在我的心里却…

阅读(1209) 评论(0) 推荐(2)

今年季节换的匆促,转眼已是5月。

花初经雨红犹浅;

树欲成阴绿渐稠。

——(故宫绛雪轩楹联)

恰好演绎的正是这种初夏时节的精彩。这样的季节,多少美好且美丽的残梦,都将落下一地的花瓣,任一种无奈,依稀盘桓在暮春的情怀里,像枝上的柳绵在不舍和迟疑中,随风飘去……只剩下一丝丝淡淡的幽香,在帘外雨潺潺的忧伤里,潮湿了一颗多情的心:

是什么淋湿了我的眼睛

看不清你远去的背影

是什…

阅读(1285) 评论(0) 推荐(0)

2014年12月29日,我从肇庆乘车来到广州窖口车站。先前都是乘坐地铁去火车站,由于前些日子曾在《广州日报》上看到过有关行李箱超过05立方米不允许乘坐地铁的报道,我只好选择乘坐公交车。以前有52路公交车可以直达火车站广场内,没想到这次52路取消了,而34路公交车下面显示的有火车站。谁知34路到了所谓的火车站站点后,因为是第一次到这个站点,一下车我既没找到去往火车站方向的指示标志,也不知道火车站在什…

阅读(122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