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不知秋

这是立秋以后第一个临近农历月中的夜晚。晚饭后,当我从葡萄园开始,沿东城区的竹皮河,到月亮湖广场,近文化宫地下通道,再漫步折回到钟楼底下的时候,这时,月亮已经西移到东宝山上了。天空纯蓝,静谧,连一颗星也没有,只有一小块一小块淡淡的薄薄的白云,在天上游移。白云在游移的时候,有时也去遮月亮的并不太圆的脸,但遮着遮着,却只有越来越薄,越来越淡了。

我想在钟楼旁的一个亭子里,找个地方坐下…

阅读(2186) 评论(0) 推荐(12)

盛夏时期梁子湖的恋情

钱修海一出门,总爱背着他那个包包。

已经入伏了,人们都不愿出门;躲在家里,都认为是最好的避暑方式。也是,外面的太阳火辣辣的。特别是正午,人要是出门,阳光直直地射下来,如同一把把接二连三的火炬,直逼得人无处躲藏,眼里直冒金星,头昏眼花的;还没有走几步,全身就大汗淋漓的,那怕穿的就是薄薄的短衫,前胸后背也是湿透透的,那时人恨不得光着身子直往水里跳!

修海是7月28日一…

阅读(1211) 评论(0) 推荐(5)

一片叶的夏天

儿子从大学放暑假回来,一进门就说:“爸,我要买个散热器”。

时候已经入夏,天气异常闷热。我从儿子的身上手上,接过了大包小包,一一放到院子里。儿子也很干脆,把什么都乐意甩给我,唯独紧攥着手提电脑包,径直走进客厅里,在柜式空调前,揿上了电源开关。不一会,客厅里便有了些许凉意。家住一楼有这么个好处,外面不管再怎么热,房里总是多少有点阴浸。平时我们大人在家,夏天基本没有开过空调。{p…

阅读(2654) 评论(0) 推荐(6)

寻太阳

宋和平

6000多年前,在如今荆门的太子山里,生活着一群原始的荆人。为头的一个叫神裔。

神裔在部落里,在太子山里,打从记事起,就跟在大人的屁股后面。天色只要眼前有一丝光线,就在比人还要高许多的灌木丛里,一步一步地日夜不停地萄蔔前行。灌木丛里枝干虬曲,荆棘纵横,头上密布的都是遮天的树叶。他们不知道何时是头。只知道在灌木丛里,遇到枝干与枝干之间空隙比较大的,就钻了过去。空隙确实太小…

阅读(2201) 评论(0) 推荐(3)

遵义的星空

天上有一颗星,地上就有一个人。

1935年2月底的一天,红军攻克娄山关,进入遵义城后,在刚刚安置的医院里,用担架抬进了一位右腿负伤的年轻人。当医生打开用破布和衬衣缠了十几层的伤口一看,脸顿时变了色,坚决地说:“必须从小腿以上截肢”。

手术一开始就直截了当。一条断成半截子的木匠锯,截肢时上下拉动。年轻人眼睛紧闭,20多分钟后,只见豆大的汗珠就从他的脸上、身上直往下淌,一会就浸…

阅读(218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