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注定薄命。在那年那月那日那时那刻,一个生命如蝶般悄然临世。那就是你,亲爱的你。

你就那样在我眼中出现——酣睡着,多么甜美的笑。出现在我眼前的你,被母亲抱着,五官生得精致,似一朵娇艳的花。我望着你,愕然想到了那个词。

“抱抱她吧。”母亲这样说。我抱着你。你,很轻——那种轻,让我感到了你的幼小;你亦很重——那种重,是生命的重。

你似乎醒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纯粹,是天使么?我这样想着…

阅读(123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