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是去冬的大蒜,即使摆在阳光下晾晒,也照样抽出了新芽。我知道梅雨季节就要来了。于是第二天夜间,忽然降临了冷空气,雨,便淅淅沥沥地落下。窗外斜着的梧桐树被雨滴敲打的沙沙作响。粉嫩的花瓣,随风雨落下,稀疏地铺满一地。左邻右舍的行人不忍心践踏,绕道而过,楼宇间便呈现索味的雨,索味的梧桐,还有索味的看雨的我。

季薇说,细雨微风的夜,适宜读诗和散文。要不然,便邀极几位知己,泡几杯浓茶,买一包花生米,…

阅读(2973) 评论(0) 推荐(0)

槐树巷里的爱与哀愁

槐树巷住得不久。从儿时记忆之初一直将她误认为是小叶柳很久很久开始,直到某一天她们大批的被砍伐以至于悄然消逝为止。回过头,槐树巷名不副实,我亦渐入中年。说到底,也就40年的光阴了。

无疑我是深恋槐树的。恋她的槐叶、槐花和槐骨。阳光穿透槐叶,送来凉凉的风,夹裹着淡绿的色彩,又穿透空气走进心底。有过眼深留的魅力;槐花则不同,风掠过的时候,是她最美的坠落。洋洋洒洒,自由自在。没…

阅读(421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