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457) 评论(6) 推荐(0)

阅读(1278) 评论(0) 推荐(0)

阅读(1517) 评论(2) 推荐(1)

这是我第二次走进这片鱼苗场了。

记得第一次是在隆冬时节,西北风“嗖嗖”的吹,刀子似的尖利,直吹的我把头缩进了竖起的羽绒服领子里。冰雪尚未消融,大片大片的鱼塘被厚厚

阅读(3375) 评论(16) 推荐(10)

那一夜,清冷的月光直直的垂落,照着远处墨绿的丛林和周围高高低低的树。

意欲借宿于山腰的一户农庄。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脚步也踉跄。

阅读(2585) 评论(10) 推荐(2)

冰封的心

不是一两句暖语

就可以

消融

更何况你连

阅读(2046) 评论(2) 推荐(3)

清明节前一天,我们赶往老家为外婆扫墓。驱车走在家乡宽阔的银杏路上,两旁的银杏树正在疯长,吐出嫩绿的细牙。外婆的坟就立在土山脚下那片丛郁郁葱葱的杨树林里。坟的周围芳草青青,野花遍地,和风吹处,枝摇草

阅读(3987) 评论(10) 推荐(3)

走在城市的街道,看见汽车的轮子上挂着的几搓麦子秸秆,被颠簸遗落在地,弯腰捡起,一股庄稼特有的气息冲澈心扉。我嗅到了故乡的味道遥远的麦场里的气息。于是,家乡的麦场就这样挨挨挤挤的林立在我的记忆里。想

阅读(4015) 评论(11) 推荐(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