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人都有满满一捧的幸福的话,我不要那么多,我只要一点点,我只要指缝间那么一点点的幸福就可以了。

学校的平台,像所有的平台一样,处在教学楼的最高层,一片空地,以及围绕着的护栏,很干净,连墙壁都白得惊人,不像自己教室里那样不时有手印、脚印或者是各种各样的签名。林小年站在护栏边上,抬头看楼下的人群,感到一阵眩晕感,所有的人都是盲目的灰白色,她把手伸出去,好似打量一般观望,浮云漂浮在指缝里,阳光倾…

阅读(5252) 评论(3) 推荐(3)

如果人人都有满满一捧的幸福的话,我不要那么多,我只要一点点,我只要指缝间那么一点点的幸福就可以了。

学校的平台,像所有的平台一样,处在教学楼的最高层,一片空地,以及围绕着的护栏,很干净,连墙壁都白得惊人,不像自己教室里那样不时有手印、脚印或者是各种各样的签名。林小年站在护栏边上,抬头看楼下的人群,感到一阵眩晕感,所有的人都是盲目的灰白色,她把手伸出去,好似打量一般观望,浮云漂浮在指缝里,阳光倾…

阅读(319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