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是发泄的通道,对于倾诉者,有一个好的听众是难得的。当精神有了垃圾,倾诉,在倾诉的过程,会消减许多的能量。

倾听是必要的。悲悯是人的天性,倾听算得是悲悯之一种。

问题是,我们如何倾听?如果倾听者的个性属于易受暗示的,则倾诉的垃圾很可能对倾听者是一场灾难。

无论倾诉与倾听,拒绝总不是办法。有一种办法叫接纳,对于倾诉者和倾听者都是有益的。

什么是接纳呢?对于倾诉者,“我&…

阅读(1868) 评论(0) 推荐(0)

通道笔会,我原本很想参加,却怕路途遥远,最终没有去成。这几天,看亦蓝和芙蓉写的帖子,立马就后悔了。人容易犯懒,犯懒得结果,便只好眼羡别人的快乐,以后悔抵消一点别的心境。

我没有去过通道,对通道了解也少。编辑《芙蓉花开》时,读隆夫的《侗寨“吃冬”》,算是第一次知道侗家有此风俗,印象却并不是太深刻。后来,山泉在芙蓉国贴出通道笔会方案时,附了一组独岩风情照片,那极具民族特色的…

阅读(1647) 评论(0) 推荐(0)

我高中的时候,曾经痴迷地喜欢过文学,加上又在一些小刊物上发表过一两篇习作,便很把写作当回事,人们问起理想的归宿来,也一律答曰“作家”。

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上大学很风光,作家则更吃香。我沉迷于作家梦里,高考没考上,根本不知道着急,而是一头扎进自家低矮的土屋里,读书、写作,很有如鱼得水的酣畅。

但是,退稿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你满怀希望地将一篇自以为得意的作品寄出…

阅读(1879) 评论(0) 推荐(0)

桥,历来是便利的象征。然而,桥,也可能是一份赤子情怀。

2008年8月28日,湖南理昂再生能源电力有限公司与捷克能源集团炭交易买卖合作协议签字仪式在澧县桃花滩宾馆举行。理昂公司董事长王焕庆先生的祝酒词很简单,却道出了一个成功商人的赤子情怀。

他说,我是澧县人,1988年8月28日,我大学毕业到了广东番禺,也就是那一天,霍英东先生投资兴建的洛溪大桥建成通车,我亲身感受了洛溪大桥给番禺地方经济…

阅读(3461) 评论(0) 推荐(0)

湘资沅澧四大水系中,澧水最小,却污染最轻。每次回澧县,车过张公庙大桥,望见一江清水,就舒服得不得了。这种舒服,直接的原因是澧水的清澈,间接的,当是作为一个澧县人莫名的乡土情结吧。

澧水发源于桑植,源头据说在一个叫澧源镇的地方。那么,桑植该是澧水流经的第一个县份了。桑植,在湘西的崇山峻岭中,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我知之不多,唯一知道的,它是贺龙元帅的故乡。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是很小很小就耳熟…

阅读(2652)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