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查点资料,稍不留神,在百度里就输了个“农业税”,一点,成千上万的“农业税”冒了出来,不由思绪万千,一长串的“农业税”也爬上了心坎,不由想起了随时准备着去上粮的老父亲。

我们普定这地方,都把交农业税叫“上粮”。

1990年秋,父亲把家中那些饱满优质的稻谷弄到阳光下细细翻晒,去尘除渣,准备着去上…

阅读(1667) 评论(1) 推荐(0)

包产到户那年,抓阉分田,二叔抓到了离家不远的田地,回头却跟有残疾的老田家调了,老田的地在丫口田,地远不说,石多土少就一石旮旯,瘦得不能再瘦。大家都说,它是块鸡不下蛋鸟不屙屎的地儿。

二婶为此跟二叔大吵大闹,二叔只是笑着说“孩他娘,我是老师,年轻,也有点文化,换了地,老田劳作方便,相信我们也能让它鸟枪换炮由瘦变肥的。”二婶的吵闹最终以失败告终。

二叔有了这片地,从学校…

阅读(2537) 评论(1)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