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之生活印记

当下还是阳春三月,八十临五的丈夫娘就张罗着我的五十岁生日。絮叨之间,激活了我一丝丝怀旧情愫。

总记得母

阅读(3783) 评论(0) 推荐(11)

幼儿园时,我和小朋友打架了,后来,我被罚了,他没有。

三年级时,我和同学去抓蝌蚪,后来,我被骂了,而他们没有。

四年级时,我的车

阅读(3165) 评论(1) 推荐(15)

在尚存的记忆里,我没有喜欢过长篇小说。所谓“四大名著”,如果不是当初舔犊无知,恐怕很难得坚持下去的。我以为,长篇大论的宏著像是绕着弯儿去过活,太过慎密,太超现实,而且没有电视连续剧那么多的感官刺激

阅读(2908) 评论(2) 推荐(30)

丈母娘湘南祁东县猴子冲人,在武汉生活接近六十年,怎么说她也算是个老武汉了。可她湘音不正,汉味未成,道出来的话儿甚是难懂。做她的幺女婿二十年有八,只是近些年我对她的南腔北调才有了真切地领悟。

阅读(2740) 评论(3) 推荐(25)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认知洪湖是从王玉珍的《洪湖赤卫队》开始的,我也在其中。上个周末,生平第一次踏上这方近二千平方公里的热土,心情豁然开阔起来。四湖相构,河渠纵横,禽鸣鸟飞,满目充盈,这方生灵让我

阅读(2786) 评论(2) 推荐(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