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之生活印记

当下还是阳春三月,八十临五的丈夫娘就张罗着我的五十岁生日。絮叨之间,激活了我一丝丝怀旧情愫。

总记得母亲说他们那辈人苦不堪言,特别是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剥树皮,挖野菜方能填饥渡渴。好在她的厨艺不错,因此得以在生产队食堂掌勺,所以属于我的那份营养还算过得去。

打小我就渴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新衣裳,只是因为我是老小,哥哥姐姐一长溜,始终都没有轮上。新老大,旧老二,破老…

阅读(3782) 评论(0) 推荐(11)

幼儿园时,我和小朋友打架了,后来,我被罚了,他没有。

三年级时,我和同学去抓蝌蚪,后来,我被骂了,而他们没有。

四年级时,我的车和别人的车撞了,后来,我的手骨折了,而他没有。

六年级时,我的爷爷和同学的爷爷都病了,后来,我爷爷去逝了,而他的没有。

考初中的时候,我和死党一起考WH中学,后来,我考上了,而他没有。

初中毕业后,我和父母一起去爬山,后来,我爬上山顶了,而他们没有。{…

阅读(3164) 评论(1) 推荐(15)

在尚存的记忆里,我没有喜欢过长篇小说。所谓“四大名著”,如果不是当初舔犊无知,恐怕很难得坚持下去的。我以为,长篇大论的宏著像是绕着弯儿去过活,太过慎密,太超现实,而且没有电视连续剧那么多的感官刺激。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痛来悦去,直白人生才爽快。性格使然,肤浅草芥,这何许就是我偏爱诗歌散文、格言警句的缘故。汉味十足的歇后语我也都非常喜欢,任凭行子(同巷子)里赶猪——-直来直克(同去)。

“…

阅读(2908) 评论(2) 推荐(30)

丈母娘湘南祁东县猴子冲人,在武汉生活接近六十年,怎么说她也算是个老武汉了。可她湘音不正,汉味未成,道出来的话儿甚是难懂。做她的幺女婿二十年有八,只是近些年我对她的南腔北调才有了真切地领悟。

与她小女儿相识时,她是不怎么满意的。按照她的思维,自己好不容易从遥远的农村来到偌大的城市,女儿起码得嫁个像样的人。

上门娶亲的那一天,她的情和泪如同暴雨一般倾泻。我斗着胆挪到她的面前:“您家莫哭啥,香嫁…

阅读(2739) 评论(3) 推荐(25)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认知洪湖是从王玉珍的《洪湖赤卫队》开始的,我也在其中。上个周末,生平第一次踏上这方近二千平方公里的热土,心情豁然开阔起来。四湖相构,河渠纵横,禽鸣鸟飞,满目充盈,这方生灵让我有了遁入天堂的感觉。

由江南光谷顺道三环,入高速,进新滩即到有江汉明珠的鱼米之乡洪湖。沿途亲手把持着CRV,一路高架一路歌,尤其是悦心的《荷塘月色》和着窗外阵阵飘雨,还有那凉飕飕的风十分妥帖的营造了我…

阅读(2786) 评论(2) 推荐(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