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暖好,梧桐树宽大的叶子在书桌上投下阴影。

傅小思气喘吁吁的走过来,红彤彤的脸颊精致的长在被汗水粘湿的长发中,我想拨开那些散乱的头发,因为我想看一看那一刻陌生的她。

“发什么呆,有水没有”傅小思毫不客气地问道:“渴死了,有水没有。”我只好无奈的指了指她背后的窗台,那里正好放着一瓶矿泉水。傅小思伸手取来矿泉水,顺便就坐了来,“唉!运动会你到底参不参加?”“参加啊!”我耶喻道:“我保证做一个…

阅读(1125) 评论(0) 推荐(0)

林静阴沉着脸色来催交英语作业的时候,我和杨楠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赌局。她看都没看就把两本作业狠狠地摔在了我们面前的课桌上,随着这一响声的响起,杨楠爆发出兴奋的欢呼:你输了,你输了,快快快,拿过来拿过来!”我和林静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诧吓了一跳。“我没输,它死了就不算了。”反应过来后我只好抵死不认。“它死了就不能到达终点了,这不还是你输?”杨楠据理力争。“咱们事先说好的,它要是能在十分钟之内到达终点,…

阅读(1734) 评论(0) 推荐(0)

阳光暖好,梧桐树宽大的叶子在书桌上投下阴影。

傅小思气喘吁吁的走过来,红彤彤的脸颊精致的长在被汗水粘湿的长发中,我想拨开那些散乱的头发,因为我想看一看那一刻陌生的她。

“发什么呆,有水没有”傅小思毫不客气地问道:“渴死了,有水没有。”我只好无奈的指了指她背后的窗台,那里正好放着一瓶矿泉水。傅小思伸手取来矿泉水,顺便就坐了来,“唉!运动会你到底参不参加?”“参加啊!”我耶喻道:“我保证做一个…

阅读(987) 评论(0) 推荐(0)

我们向前走了很远,才回头。

旧时光是个美人,温软娴静,眼深如潭水。

我们追溯的时候,就为她画眉。

她的眉太淡,面容太模糊,

如何敌得过岁月稀释,情爱挥发。有一段梦游:

我们逆走来时路,转几个风口,

终于聚在往事的老宅。

于是我们给她画眉,

旧时光是个美人。

将眉毛一遍遍描黑,

但除此之外,我们不能做什么,

不能修补她惨淡的微笑,不能解开她捆绑的双脚。{p…

阅读(5820) 评论(0) 推荐(0)

在三月微风的吹拂下,我终于鼓起勇气回到这座北方的小城。阳光一如当年的温暖,小城一如往年的热闹,广场上那些白色的和平鸽还是那样肆无忌惮地觅食在游人的脚下。多年之后的今天,当我再次踏在这座城市的土地上,禁不住会想,对于这座小有名气的旅游城市来说,我到底算什么,是一个重归故土的游子,还是一个漫无目的的游客。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座熟悉的楼前,不由自主地摁动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脸上深深的…

阅读(1655) 评论(3)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