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农历五月十四,渔寮海边。

借着新生的晚凉和海上的微风,暑气已渐渐消散。牵着女儿的手走在堤坝上。皎月初熏,海浪微呓,觉着有些许虚无缥缈似的,身子顿然轻了,豁然开朗——习习的海风荏苒在面上,手上,衣上,滑腻腻的。堤下的水却尽是这样的冷冷的暗着,轻击礁盘,不曾有片刻停歇。任你岸上人影憧憧,歌声扰扰,总像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似的,它尽是这样静静的,冷冷的暗着。左岸的房子里,亮着晃晃的电灯,灯…

阅读(1121) 评论(0) 推荐(0)

记不清多少个夜晚这样透过书房的窗户遥望白云山上的灯火了,在夕阳已去,皎月方来的时候,在灯火黯然,四周沉寂的时候,在霏霏的细雨默然洒在暗夜的时候。

今夜,又如往常一样坐在桌前,沐着滑腻可爱的灯光,像爱人的鼻息吹着我的手一样。我用耳,眼,鼻,舌,身,听着,窗外雨趾高气扬的时而低吟浅唱,时而虎啸龙吟。随风而进的缕缕饿了似的雨丝,强烈地刺激我的鼻观,仿佛被一种健康的麻痹袭取了,使我有愉悦的倦怠之感了。…

阅读(1354) 评论(0) 推荐(0)

爬山(三)

——灯火

很喜欢这首歌,也喜欢唱它的歌手,但那是若干年前的住事片片。

“有些事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是的,过往的生活又漫忆眼前时,熟悉的歌词亦回响在耳畔。有些人永远等不到,这话,有人抗议过。我总是能一语成谶,无奈。

此夜,看眼前被黑夜染过的树木独自摇曳,街上的霓虹灯带着它自己的心情在流动。它的生命有一定的限制,因为它的闪耀还得靠一根电线来联络。也许它们不…

阅读(2752) 评论(0) 推荐(0)

爬山(二)

——累

昨天爬山回来,今天倒不觉着累,可能路上和女儿玩玩闹闹、走走停停,休息的时间比较多,所以,对于今天的爬山信心满满。

吃过晚饭,在没有女儿的陪伴下,早早的来到山脚。看到蜿蜒陡峭的台阶,在心里暗暗地想,今天无论怎么都要爬到第二个亭子,不能跟昨天一样,到了第一个亭子就下来了,那可没什么效果。可刚爬几十步,只觉着大腿两侧肌肉微微发酸,胸口发热、发闷,呼吸发短,额头见汗,脑袋“…

阅读(2852) 评论(0) 推荐(0)

爬山(一)

——女儿

今年第一次爬山,缘于女儿的一次“怂恿”。

暑假里,在家里闲着无事,晚上经常会带着女儿出玩,记得七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我们来到了白云山,看到“步云岭”前陡峭的台阶上人来人往,女儿盯着亭子里的大石碑看了看,发出了一声惊叹:“好大啊”,然后又围着石碑转了几圈,忽然停了下来,看了看石碑后面来往登山的人群,然后又盯着我日渐“丰满”的肚子说:“爸爸,你不是想减肥吗?为什么不去登…

阅读(3723) 评论(2)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