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钟声敲响在黎明的第十三声,原本该是昏昏沉沉的睡去,却不知为何再也难闭上双眼。落寞的情境在心中想起,忍不住爬起床头聆听一曲《童年》,班得瑞的曲子依旧是那般触动心弦,将我内心的不平静慢慢抚平,然后送上些许涟漪,让我把所有关于平静之外的心情化成晶莹透出眼眶,干脆利落的宣泄。

也许是有着相同的境地,我喜欢几米的歌,他的音乐像是夏天寂寞的蔷薇,躲在无人关心的角落,但一个人开的盛放。“在这个城市里,…

阅读(442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