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我会对着墙上的钟表发呆,只是从一到十二的数字,只是三个顺着转圈的指针,只是外加了电池的动力,只是简单的装饰或图形或颜色,就是这样看似不起眼的表,带动了时间的距离。回旋了生活的空间,一分一秒中,度过了,从白天到黑夜,从春到冬。年年的轮回,可它还是依然的转动着,依然滴答滴答的作响。

从十二点到零点,回到起始。从一秒到六十秒,回到起始。从一分钟到六十分钟,回到起始。到头来,归零的过程,还是在…

阅读(2061) 评论(0) 推荐(0)

送走了父亲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天边还是阴沉沉的,没有光亮。压得人喘不上起来。这一次的分别,父亲再也不能回来了。再也看不到他坐在庭院中荫处纳凉,再也看不到他端着水杯在房中翻找茶叶,再也看不到他外出归来为孙儿们买来零食,再也看不到他晚上在灯下静神凝思的神情,再也看不到他颤抖的手习写书画了。就这样他悄悄的走了。

在她的记忆中,父亲就是一个人在生活的,小时候她不知道大人们的事情,只知道几天来父亲来看她一…

阅读(1906) 评论(0) 推荐(0)

还是他,一位老人,拄着拐扎行走在夕阳中,点击敲地的声音传递着夕阳西下的讯息。他真的不在年轻了,灰的头发静静的躺着,发丝中被余晖检出来的银色闪亮着,不知道是岁月的风沙抹去了过往的颜色,还是在每个月夜沾染了月光的浸湿,染成了那般皓月的模样。

堤岸旁,他的影子被西去的阳关拉长了,斜斜的一道影,仿佛能给大地撕开。远处和近处都是水的样子,他喜欢站在水边,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一阵阵的风来了,撩起了平静的水…

阅读(2066) 评论(0) 推荐(0)

春华秋实,夏生冬藏。每个人在岁月的轮回中渐渐老去。不论是在江南小镇的青石板边,还是大漠烟沙的茶马古道上,那道道的被岁月刻下的道道痕累,才依稀可见,水滴滴穿了青石横断,沙烟烟没了胡杨枝丫。

蹒跚了脚步,深浅不一的,能踩到秦皇汉武的古城河池,高大的城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抬头看,只见那襟旗飘扬和威武的士兵。我们涉水,淌过从雪域滚滚而来的洪流,冲刷着身体,荡涤着我们的灵魂。

不知道还能否看到那样的…

阅读(2358) 评论(0) 推荐(0)

到了这个时候该是国人们扫墓祭祖了,踏青,绿柳,为先人们整理坟冢,寄托哀思。早就想到周邓纪念馆去了,一直没有时间,正好赶上这个时刻,前往。

这个馆一直是免费向游人开放的,作为全国唯一一处纪念我们总理和邓妈妈的场馆,供游人们游览和聆听他们的故事。

纪念馆分成上下两层,首层是总理生平。二层是邓妈妈的。门口是汉白玉的雕像,两位老者相互搀挽着,背后的蓝天白云,让我们感到岁月的悠长,但在此刻又将我们来…

阅读(181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