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在飘零的落叶里把昨天推得很远很远,远得如同薄雾里的江水,如同渐行渐远的儿时村庄——古路坝。

严格来说,村庄并不是一个“坝”,仅仅是人们如此称呼而已,“古路”倒贴切的寓意了她的悠远和安详,尤其是那下半晌,零落的山峰挡住了夕阳的半个醉脸,江水无意地书写着“半江瑟瑟半江红”,随着斜阳的西沉,盘旋的鹰开始嘀咕着悬崖里老树的名字,兰草的幽香也悄无声息地爬满整个原野,只有瓦缝里的黄婵还不知疲倦的细数庄…

阅读(2861) 评论(0) 推荐(4)

夕阳酣醉着山头孤霞

悬崖里的老树,没了名字

枯叶肆意掩捂兰草幽香

宁静,爬满荒野

乡音唏嘘着满仓秋收

耕者离去的脚印,留守坡田

瓦缝里的黄蝉惦记着檐下话语

过客,匆匆流向远方

细雨飘撒在清明的窗外

燃烧的香,排在墓前

无痕的念语缠绕着缥缈青烟

走了,只剩岁月蹉跎…

阅读(2814)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