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虚度50个年头,

50年的岁月,很长。

50年漫长的岁月,

我却从未体会过这样的疲惫和哀伤。

爸爸躺在医院的ICU病房,

依靠着呼吸机的帮助,

静静地、静静地沉睡。

还是那么白皙干净,还是那么宁静安详。

然而我已经知道,我们都已经知道,

爸爸会这样一直睡去,再不会听到我们的呼唤,

也再不能看到他心爱儿女凝望的目光。

医生说:放弃吧,已经没有希望;…

阅读(2378)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