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小时候,常座在父亲肩头,父亲是那蹬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每当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眼泪就禁不住的往下流。

在我11岁那年的一个冬天,天下着大雪,我躺到了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

铛铛......下午放学铃响了,还是跟以往一样,同学们一拥而散,静静的教室里就胜了我一个,我费力的收拾好书本颓废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家里母亲和往常一样忙碌着家务,在为我和父亲做晚餐…

阅读(3697) 评论(1)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