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十月,空旷的田野里满目萧瑟,风肆虐的刮着。

这风也把玉梅仅存在心理的那点希冀吹刮掉了!

一座宽敞的农家小院里,玉梅坐在苞米堆旁边的小板凳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机械似的把苞米穗上仅剩的皮扯掉,扔到身后的大堆里。大姑姐王杰推开紧闭的大门,拉着一位三十几岁打扮时髦的女人径直走进东屋母亲的房间,看都没看坐在院子里整理苞米的玉梅。玉梅似乎也没看到她们的到来,用手屡屡被风吹乱的头发,继续重复着她…

阅读(42) 评论(0) 推荐(0)

小娟和丈夫王林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安了家,就在他们为上升的事业奔波忙碌的时候,久病在床的婆婆去世了,留下公公一个人在农村老家。王林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是父母眼中的宝贝疙瘩。母亲去世以后住在附近村屯的四个姐姐,时常会回来陪着老爹聊聊家长里短。在女儿面前老爹毫无顾忌地说起儿子儿媳的孝心,有时候趁着家里有人看管,他会走出十多里地,到公路上看来来往往的车辆。 姐姐们把老爹的一举一动一一转达给城里的弟弟。

王…

阅读(39) 评论(0) 推荐(0)

妈、你走时

匆忙得忘了告别

尚未闭合的嘴巴同你的骨骼

装进盒子里

我的色彩和蓝天也一并装进去了

姐姐说:结婚必须穿红色

多年后、我用文字叫了一声姐姐妈

时常照一照镜子

笑着对自己说

我比你大了好多

桌上堆积的文件

天空飘过的云

小贩的叫卖

以及窗外生发的春芽

今天什么都不想做…

阅读(24) 评论(0) 推荐(0)

今天什么都不想做

眼前所有的物件

连心情都与你相连

妈、你走时

匆忙得忘了告别

你同你的骨骼

一起锁进盒子里

还有我的色彩和蓝天

姐姐说:结婚必须穿红色

多年后、我用文字叫了一声姐姐妈

时常照一照镜子

在里面找寻

你未曾有过的

比如、鬓间泛出的银色

......

我比你大了好多

不再用泪眼望你

想你

生命的设限 逃不出

我…

阅读(31) 评论(0) 推荐(1)

最近常常会被自己的混乱想法震撼到。上趟卫生间能对死亡有一个释然得不得了的想法:活一天就离死亡近一点,无法拒绝,早晚都得走过去。跟同事们说,他们说我哪跟哪!几分钟的时间去了一趟卫生间,跟死不搭边。

实际上我是被一篇文章蛊惑的,琼瑶的遗书。 不抢救,不开刀…有尊严的死去…

多年以前也曾有过这样的愿望,愉快地和家人朋友告别,走一段漆黑之旅后又遇到相熟的人,就如我们来临世界时一样,那里也是欢声笑语…

阅读(5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