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下了几天的雨,滴答滴答的声音一直在飘荡。没有个尽头,徘徊着。听着雨声莫名其妙的的泪流,一点点的浸满了键盘。

想起了外婆,一个很爱很爱我的女人,一个失明却心灵手巧的寂寞的女人,一个在傍晚把我抱在怀里讲着故事唱着歌的老太太。思念像是长满爪牙的怪兽撕裂着心头,歇斯底里的想念着哭着。在大雨中哭着,可是那种感觉似乎没了底线,侵蚀了阴霾的天空。直指人心。

有时候我在想,一个人的隐性格到底有多大的力…

阅读(192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