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口有个十字路口,但附近人无论老少,均称它为“大桥”。

妈说她来时的确是一座桥:桥墩日夜望着流水,桥栏则默默守护着路人。

我记事时河成了池塘,桥便躺在池塘一头。被填平的河道上堆些砖瓦石块,那可是老人们的娱乐场所。春夏秋冬,农忙闲时,总会有人在那打扑克,但从不赌钱。多半功劳是旁边老槐树的,它那庞大的树冠遮住了整个场所,绵绵细雨也被挡在外面。于是,细雨、槐树、幸福的人,交织成一幅温馨画面,虽…

阅读(3081) 评论(0) 推荐(0)

一只蝉死了,在这繁华的季节,无声的趴在地上,却再也喧闹不起来了。

我是偶然间发现的。我很奇怪为什么再被竹竿袭击之后没有轻展薄翼,飞向蓝天,却像折翼雄鹰,重重摔在地上,荡起一微细尘。

阴冷黑暗它忍受了十八年,只为在这盛夏高歌一曲,盛夏未过,它却走了。也许不久前,他还在饮雨露,集日月光辉,歌唱着,然后竭尽生命中最后的灯油,悄悄离去。其余的音乐家仍在歌唱,它们的音乐使这个季节沸腾,此刻是为它的同…

阅读(2829) 评论(0) 推荐(0)

蛋糕分了,蜡烛灭了。一年又过,又增一岁。十六了,十六了,人生逝去五分之一。十六年间,我又做了什么?又留下怎样的记忆,却不堪回首。十六了,啊,惊喜却无奈。十六年间,轻风吹淡云,悄无声息……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便睁开睡眼,却想起昨日的事情尚未完成,下定决心,今天,一定好好度过。可没几会,便彷徨,便茫然。浑浑噩噩,不知下一秒该怎样。

日落西山,鸟雀归巢,又是一天黄昏至。一天过去了,十六年也过去了。只…

阅读(2560) 评论(1)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