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文章疯的很正经

  • 发表文章回眸,尽在咫尺间

    是的,那一句等待,让她冷却了一辈子。千年的等待,如莲花的开落静置搁浅,每一世的逆转都是一次回眸,那苍黄的景象啸叫着一种酸 ...

  • 发表文章雪松与太阳

    很多的时候,听见的是均匀的鼾声交织在一起,被衾妥帖地袭盖在身上,枕着淡淡的母亲的体香,温软,凉沁。舒惬地匍匐在河床上。如 ...

  • 推荐了苏伊尔的文章雪松与太阳

  • 发表文章牧谣,草地,人间

听,昨夜的雪凋落了一地,风噗噗的声音很刺耳,树上的松叶铺袭了整一个大地。

这就是冬天带给我们的寒凉。

依稀可以记得我们孩童的时候。我们放鞭仗,噼里啪啦的整个天穹扑哧扑哧的响亮了起来,活跃了起来。你看那可爱的天空,笑得布满了云朵,好像和我们很融洽的样子。

我们都笑了,笑那滤得通体透白的天空。我们在时光的罅隙里疯过了多少个夏季和冬景。你说我送你的盆景里的景色的很澄澈,透彻的迹象像极了被风捧…

阅读(2286) 评论(1) 推荐(1)

来不及对时间的喟叹,它就匆匆逃走了。

感念每一次的际遇,让我们紧紧相拥。每一次都是一次崭新的面容。而如今呢?呵,恐怕早已逝去了吧。

我仿佛又看见,在春游里踏青的时候,我们一起翻山越岭爬过山坡,在不停的打滚,翻爬。那鱼肚白的苍穹吹散了满地的蒲公英,我们仰起头,稚气的脸嗅着春天留下的气息。

我仿佛又看见,纷飞的深蓝色的蜻蜓,停在每一片田蒲上。我们手拉手不知天高地厚的一起追逐。那旋转着的蜻蜓…

阅读(2139) 评论(0) 推荐(0)

回眸,尽在咫尺间

凌霄花在渐渐昏沉的冥夜中,大朵大朵地向外伸弓。

一切仅是死气沉沉。

瓦楞上,枯草的断茎瑟瑟萧索着,没有丝毫的勃然的生机。鹧鸪削去了那角崚嶒,过了许久,便只剩下了生灵的遗骸。远方的黄昏想被泅渡的过客,向北方的涯涘渐渐沦陷。

一切便都土崩瓦解了。

她,晃荡的裙裾无处安放,看着远处的半山西涯,她的泪浥濡湿了秋后的天空,双眼直钩,听着模糊的踏马声。有人问她,她也只是闷…

阅读(2599) 评论(0) 推荐(0)

十一月的雪松,水光通透,明洁无瑕。

佝偻的树枝,颤抖着腰身,却伏不起那铺天盖地地雪花。门楣前守望的根儿裸露,泯灭于未萌发的大地。

那在陆滩中,等候一季的候鸟,终于迁徙。

窗栏下阿妈的补衣声,金属相扣,朗朗入耳。她煮着松脆的酥油茶,依旧香甜,捧着儿时旧物,依旧熟稔。念念不忘,还是一生永不相忘?

很多的时候,听见的是均匀的鼾声交织在一起,被衾妥帖地袭盖在身上,枕着淡淡的母亲的体香,温软…

阅读(2697) 评论(0) 推荐(2)

原野上的榛莽一如既往地蓊郁勃发,却在不经意间显现出枯槁的形容,连天空也是铅灰色的,任复一日地任由风云叱咤,波谲云诡,晦涩,黯然……自从时代主流的革新,各军突起标新立异之后,时代不停地整待乔装,却依旧面目全非。

于是乎,我们开始倦怠了。栖睡在被石化的游俚群岛。是的,我们惰散而荒唐地去做与周遭事物所格格不入的事情。开始引擎教科书千篇一律、冗长乏解的答案了,开始荒溺于游戏电玩之中了,开始抽象于虚拟,…

阅读(445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