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塞江城

文/亿万斯年

北漠写风一片,卷沙睡满天,渺望无人烟。那是谁家十代堆砌的土垣,徒留黄沙听风的角落,谁记得你江南初来的清丽。别离多忆,虚年华度,多少隽永梦绣于摇船的水雾迷蒙。

你叹几度寂寞斑驳,胡笳五弄,哀乐退兵的凄婉,煽泪几千。回忆轻傍,春归谢去的楚冬,情在不醒。大漠孤烟,莫及婉蝶迎舞,蜜意情采,对月丛中你又念起谁的脸。时悄岁随,马迹车尘,你还记得你离家北上,一半残阳下西楼的迟…

阅读(2633) 评论(1) 推荐(5)

盗墓的我

文/亿万斯年

落叶与泪声具下,我在深秋里抚摸自己,一种病态的美,能将时光延缓的,便是沉痛。我缅怀,在千年之后缅怀自己。

手举一场随意,被季节腐蚀的善感,怀念越堆越厚。当时光经不起颠簸,当岁月经不起睡意,我将生命缩写。一张破旧的荒坟,一道死去的虔诚,我盗,我自己千年后的坟墓。

油灯的污渍沾湿了我的棺木,香灰在时光中余香,是否我能这样看见自己枯骨成灰。听说冬天要来了,一朵枯菊…

阅读(1703) 评论(2) 推荐(1)

好些个独自,松下月敲的门,我站在时光的沉默里呼吸着眼泪。一朵岁月清幽,每一刻都是惊叹,原来,有些人,总被快乐冷看。

问月光碎了几岁,圆圆又缺缺,又为何总欺相思?起风便是凉,叶叶声声是哀怨,我该怎样去阅读初冬的斑驳?我知道青春已经不在,不听情歌也会流泪。 纵使美景画成册,当年的共月下,如今唯我一身。痛到所有熟悉变成陌生,沧桑落地,泪水穿破了永远。

红尘来去,我像一直活在故里,痛苦要比快乐来得…

阅读(3644) 评论(2) 推荐(3)

曲院风荷

文/亿万斯年

那雨夏,我梦着你的水色,住在西湖桥边。

时在岁末,拌着你的忆容,你,是我眼里的西湖。

荏苒几冬,纤纤秀舞的时光,在眼敛晕黑的惊艳,你绘淡淡的妆。如果不是这样遇见你,怎晓得爱情的冷暖千万?嗅一涧风,闻一场泪,这般湿润的感动你可拾得见?

都说西湖是天梯的渡,对证了多少的蜜月,馨婉了多少重温。一场把酒梦后的醉醒,弄湿了渐老的睫毛,我在醉梦中窃着你的温婉,偷笑成…

阅读(2044) 评论(0) 推荐(0)

若言寺(经典,出版之一)

文/亿万斯年

一趟转身在月下,将经书合成诗,莫问剃度为何。红尘几觉,度厄几次,凭泪才能修得圆满。

为何你要敲开我千年未开的院门,住而不离,在而不见。若言寺,欲言却止的风华,你用目光说了一千年的话。心事永不说破,手点一场焚香,寂寞不食人间烟火。

眼泪在沉睡中斑驳,用一生看一场美,多少闷疼意犹未尽。若不是哀怨,你又怎能这样禅坐千年,向佛道一生的经吟。将前事,…

阅读(2838)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