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古树为伴

大隐于市

沉寂岁月的孤零

化虫为蝶

破壳霓裳羽衣

忠诚于一个季节

反复韵吟一种旋律

饮露餐风

高风亮节

不求天长地久

只注一时一季

死后留下空灵

活着曲高和寡

(一八年八月十日于成都)…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1)

一连十几天初春的冷雨,夹着寒气的西北风,让成都的初春陷入一种绝望。似乎今年不再有柳暗花明,“晓看红湿处”的“花重锦官城”了。在这样的气候里,我们小区院子东北边的那条桃花墙,还会像去年那样,把春天装扮得美艳夺目吗?

风雨刚停,应亲戚朋友们的邀请,去了川北名城广元。在广元玩了几天,由于亲戚朋友们的盛情接待,广元独有的蜀道文化,以及对故乡的回望流连,埋藏在心中的那条桃花墙,已不是一种思绪了。直到从广…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1)

当我们唱着“八月桂花遍地开”这首红色歌曲的时候,文革的狂热已经开始退烧了。正是这时,我为逃避山区艰苦繁重的体力劳动,偷遁到了祖国西部的边疆。由此,寻找“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意境的机会,已就中断了。在边疆生活了几十年,几乎从来没有听说,或者看到过桂花之类的江南名花。因此,八月桂花遍地开,只能留在故乡相邻的一座老院子的那棵老桂花树上。那棵老桂花树,每到农历的八月,它的醇香,飘满了故乡那窄窄的山沟。但是,…

阅读(601) 评论(0) 推荐(2)

来成都快到八个年头了,没想到时光流逝得这样惊人,今年端午节一过,近三千个日日夜夜就在这些平淡的日子里溜走了。我们这个小区,左邻右舍的居民很纯扑,很乡俗。一到端午节,他们就把家里包的粽子送到我们家。他们知道我们是边疆回来的外来户,不会包粽子。给我们送粽子的邻居,认为是他们份内的事。因此在成都的这些年里,基本上不去想端午的事,不为包粽子发愁。成都包粽子,是用的粽叶,粽叶虽然清香味很浓,但有点带苦,我总…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1)

生活在塔克拉玛干边缘的人,见上海这样整天没完没了滴滴答答的雨天,开始觉得新奇,慢慢地就犯起愁来。双休日憋在高楼里,北方人没有雨天出门的习惯,不像南方人,再大的雨也要出门逛街、串门,雨伞是他们的随身之物,如同衣服。

在上海新光旅社住了几天后,几位同事实在憋不下去了,但无奈没有备好雨伞,只好唉声叹气。好在我童年是在南方渡过的,每每听到雨声,就有一种无法用言词表述的内心躁动。于是,我趁着同事还在雨声…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