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 逝

牛秀荣已经过世20多年了。刻骨铭心的爱使我深深怀念着她。每到忌日,我都要到她的坟前祭奠。一看到她的遗像,我就想起了过去,想起过去我们相知相伴相依的难忘岁月。一幕幕美好的往事浮现脑际,涌上心头,禁不住潸然泪下,感慨不己。

(一)

牛秀荣是我初恋的情人。她后来为我而死。我们是通过冥婚成为夫妻。她美丽温柔,端庄大方,是我的理想伴侣。我今生庆幸跟她有缘,遇见她。

秀荣年长我两岁…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0)

最后的温情

 

离婚,对我和娟子来说,可是一件痛彻心肺的事,但我们还是在法院心平气和地办理了离婚手续。一出院门,娟子的眼圈就红了,满含深情地望了我一眼,忽然间猛扑到我怀里,强吻了我一下,忘情地大哭起来。这时,女儿丹丹也大喊着“妈妈”跑来,抱住娟子呜呜直哭。我再也经受不住这意外的触动,激情迸发,泪水直淌。回想起一幕幕乐融融的往事,我紧紧地搂住她们母女,尽情地分享着这份最后的温情。

娟子是…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0)

爹娘的亲事

娘跟爹风风雨雨过了几十年。如今,二老已年过古稀,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娘常跟我们姊妹说:“当初,我跟你爹的亲事能成,多亏了你老姥爷。正是他人家的一番话,才使我回心转意,跟你爹结了婚,成了家。”

娘家在河南濮阳县,离我们河北魏县足足有200多里。娘是在逃难时跟爹结的亲。那是在1963年,濮阳一带闹饥荒 ,娘姊妹多,家境贫困。姥爷是个会做戏装的手艺人。他听邻村人说我们村新盖了剧院,唱…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