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最后;

我们结束了;

我们成了两条永远没有交集的平行线;

你站在河西岸;

我站在河东岸;

——题记

最初的记忆,随着一片片枫叶散乱了一地,每一片枫叶都载着我满满的思念。最初的你哪去了,我亦无处寻找你的容颜,寻寻觅觅又回到原点。如果能选择,我一定会选择最初的你,最初的记忆,但是记忆不允许。

有一种殇叫悲伤,是睫毛再也承受不住泪球的重,轻轻碰到就会滴落。你如风轻轻的从…

阅读(2834)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