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乡来到这个有海的小城,也好几年了吧。说习惯,也习惯了,只是在拿起那把檀木梳时,偶尔会想起那个眉清目朗的男孩子。他给我梳过头,很温柔很温柔的摸着我的头说将来要带我去看海。现在我天天都能看见海,因为,我走了,可我把他留在那里了。

他叫小七。

小七长得很好看,像天上之仙。印象里最深刻的就是小七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就是这双手,曾经一下一下的拨着我的头发,又一下一下地拨着我的心弦。

小…

阅读(535)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