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记住你。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何情何意。记你,记你水镇可爱,记你蕙质兰心?不,记你。只是应为——你是我的敌人啊

悠悠枫落许,记你白发苍

可是,我还是忘了你了,对不起啊

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我当时不那么倔强,是不是会好些?如果我那是不那么虚假,会不会好些?

如果我当时,没有自欺欺人,会不会好些?如果我当时,放纵自己一回,又会不会好些?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一切都没变,我还是…

阅读(80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