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古老香樟树,撑起一片天。

阳光琉璃,却不偏不倚的照在心房。忽然间想起那年这个季节曾说过的,似乎也是在这样宁静的时候。却已是物是人非。不禁意翻开了过往,积蓄的记忆,瞬间在心间荡开,落的一地忧伤。

没了时间的桎梏,却还是仓皇出逃。叶离了枝,眼见着一地落叶。眼眸中忽然浮现那个因落花而哀泣的女子,“花开花谢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耳畔滑过一声喟叹,哀伤亦或无奈,对着一地的落花和那潺潺流水的…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