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我本人,我不必说,说了你也不会听。总归我是男是女,年龄如何,是与文章无关的。你们要看的是文章,我也写的,也是文章。文章出自我手,但又确乎与我无关。我不敢说是我创造了它,而是我的思想在时间的溪流里碰到情感的石头激起的水花,应当说是我窃来了思想伟大产物的丝毫。就像是普罗米修斯窃来的火种一样,照亮它该照亮的东西。

其实在之前也用过不少网名发表过文章,只是零星的只言碎语,不成气候。“僵竹”就是我上…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