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不用说肯定是记者大人的工作呼。长期以来,我已经习惯于。每一个寻求他帮助的人可能都觉得新闻媒体从业者像警察一样24小时无休吧。

昨晚回家太晚了,午夜2点半!所以纵然铃声急促的响着,等他迷迷糊糊的去接时,铃声刚好停了。他打开微信,立刻跳进来一条语音消息,音量很大,在卫生间洗漱的我也听的清清楚楚:

“兄弟,我是老王。不知兄弟还记得老哥吗?那年冬天白菜卖不出去,…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3)

那一年的夏夜,闷热又躁动。

晚自习的间隙,她和同桌去学校小卖部买奶糕。短短几十米的路程,黑黑暗暗的走廊上,突然,先是响起几声尖锐的口哨声,那声音就像玻璃刀划过玻璃那般脆嫩,那般惊艳,然后是此起彼伏的喊声:“嗨,小豌豆!小豌豆!”呼喊声伴随着青春期男孩特有的恶作剧般的哄笑声。

那声音来自前面一排教室,高三理科班的后窗。

那一年,她高二。标准的文科才女一枚。

是春天的那场朗诵会吧,在那…

阅读(316) 评论(0) 推荐(1)

一路磕磕绊绊,不知不觉,阿童已经十六岁了。要上高中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需要送阿童回到先生的家乡小城去读书。虽说老家并不陌生,有很多亲人生活在那里,但一直跟随在我们身边的阿童,早已习惯了这里大都市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他的同学、朋友。因此,一说要回去,阿童有一百个不愿意。在我们夫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下,阿童终于无奈的默认了要回去读书这件事。

他在这里正上的暑期美术课还没有结束。昨天,…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1)

隆冬12月,有幸应邀到四季如春的南国参加茶博会,一连几天品尝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茗品。普洱的欲说还休,龙井的清新自然,碧螺春的明翠鲜香,斯里兰卡的红茶的、泰国的绿茶…每一杯茶,都有其独特的味道,让人沉醉。

茶香唤醒沉封的记忆。一位老人的面庞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是小舅爷那永远面带微笑的面容。西北平原上独有的大厦房,客厅里那张朱砂红的八仙桌。桌上一杯滚烫的热茶,还有小舅爷那只几十年没换过的大背包。茶杯…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2)

弟弟发消息说,大舅去世了。

我没有太过悲伤。因为在记忆里,有大舅的那一部份,多是温暖和快乐的回忆。想起大舅,似乎闻到一股清新的青草味扑面而来,那是大舅身上独有的味道,那青草味,来自山谷,来自大舅宽厚的背上一捆一捆的绿草,来自大舅的场院里,那些猪圈牛圈羊圈里永恒的味道。

那时我六、七岁。一到放暑假、寒假,外婆就会差遣人来接我,而那也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外婆跟大舅一家生活,他们在几十公里以外的一…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