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浓稠的灰云从西方的天际向东方翻升,一层卷着一层、一朵踩着一朵,向前方喷涌,万里卷潮来,天空的亮光被一点点地榨尽,气势恢宏的灰已调至墨色,山雨欲来风满楼,亭亭的帘子敌不过这暮来风急,向不知的上方荡起了秋千,桌子上零散稿页,按捺不住飞跃的心,轻盈如蝶的身子,划着美丽的弧形,向不曾去过的空间自由飞去,云中谁寄锦书来,一屋子充满时光的恍惚。

这雨要来了,是马上要来了吗?俏薄的丝裙也在风里不自觉地随…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2)

生如夏花,毫无来由地闪过睡醒之际的平静,几乎在瞬间又把心底搅得万般的浓郁,不能不说是那样地热烈与悲壮,是那样痛彻心脾的情愿。生如夏花,它开的那样的饱满,那样的热烈,那样地不顾一切,在陡峭的山壁,在广袤的田野,在寂寂的幽径,它像一团火,像沸腾的血,在天地之间,在万物之中,它把它最热烈的、最赤诚的心献给为之奋斗的世界,每一片花瓣,每一缕径脉,都蕴孕着芳香高贵的灵魂,甘愿在荒原、在崖壁开出倾世的花朵,在…

阅读(45) 评论(0) 推荐(0)

一池的喧哗里,几尾畅想的鱼,波光滟滟的水面上,浮载着两片薄透的绿。离我最近的是那朵最温婉的莲,纤柔地斜倚在珠盈的碧旁,似在窃语,似在瞑想,似在不经意地遥望天空或着流云,一点红酥芳心,欲开还闭的娇羞,日月风色的尽头,是你倾情盛世的模样。

时隔多日,如若再来,或许那时的你已阅尽人间繁华,悄悄地带着你绮丽的梦,眠于秋色的安寂里。

 

       完稿 10:45分

 

 …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0)

   

秦淮河本就是向往的去处,那怕是淅淅雨未停的夜,也无法阻挡前去的脚步,人还没近,便已听到伊伊呀呀的歌声传来,大抵是听不懂得曲调,倒是触景生情地想起一首诗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眼前的秦淮河被人间灯火搅得热闹如昼,河面船只往来如梭,刺开一道道翻腾的层浪,携着歌声在水面回旋,原本是打算坐划浆的船只,那样可以认真地感受浆声灯影秦淮河,但已购的是画舫票,且人已到了画舫前,只好作罢,画…

阅读(508) 评论(0) 推荐(0)

风吹的好渺茫

似乎分不清来去方向

只有满树的碧绿

向着晴空里 舒 展

十字路口

一枚紫桐花

被风推倒脚下

香味乍起

不知这花来自哪里

我说,你这香的孤寂无瑕

那怕,是一刹那

也足够 让我写入笔下…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