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入三九,窗外雪花飘扬,恰好同学发来《梅雪争春》的图集,并配有古代墨客的诗句,画即美,诗更佳, 欣赏之余,涂鸦小诗一首。

碎琼恋疏影,三九同绽放。

风疾雪自斜,冰封梅愈香。

洁白梨花蕊,浓极素女妆。

晴日照妖娆,双双报春忙。…

阅读(329) 评论(0) 推荐(0)

(一)

门前的树和花全是陌生的,它们不是在北方常见的榆树、槐树、白杨…,不是菊花、串串红、大丽菊…;也不是江南常有的杨柳、梧桐、夹竹桃、山茶花和杜鹃…。它们是生长在亚热带的植物,让初来乍到的我除了惊喜和好奇,一个也不认识,就如同这里的方言,仔细辨别仍然一句也听不懂。

我寄寓在这座亚热带城市的工业集中区里,这些不认识的树和花长在了我居住的院内、门口、经常走过的街道,我们成了邻居,成了须弥不离…

阅读(864) 评论(0) 推荐(3)

朋友,见过深秋的银杏吗?那通体的金黄、那如扇似璞优美的叶片、那直指蓝天圆锥形的树冠,那或平滑浅灰,或如铁似铜的树干处处透着美。那美,植根在深山茂林、坐落在山涧溪水;飘洒在街衢庭院;点缀在落叶、枯枝铺就的萧瑟中。那份优雅、美丽、华贵足可与百花媲美,足可使人信服秋色胜过春潮。

银杏,是从几亿年前走过来的树种。几亿年,用“漫长”、用“悠久”、用“遥远”、用许许多多人们熟悉的、不熟悉的、想得到或想不到…

阅读(1611)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