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生在前朝(1934.03.12),在那个男人都近乎目不识丁的年代,学堂,对奶奶来说更是遥不可及的。尽管奶奶不识字,可她依然凭一几柔弱的力量,把八个子女先后都送进了学堂。上学,对我们现在来说,太平常不过了,而在那个大多数人连肚子都填不饱的时代,这无疑是一个创举。众多子女中,奶奶尤以爸爸为荣,尽管在奶奶去世的前夕,爸爸正跌入事业低谷,常被好事的人们以不同的版本演绎着,但奶奶终坚信,爸爸会挺过难关的…

阅读(695) 评论(0) 推荐(0)

小时候,我是在外婆家长大的,和奶奶少有接触,没有多少印象,只知道她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奶奶,花白的短发,脸上满是皱纹,爱用手摸我的头。妈妈曾不止一次告诉我,奶奶很疼我。而今,奶奶,走了,九岁的我独自千里赴丧。

午时,天灰蒙蒙的,这个季节少有的阴沉,让人很是压抑。心中揣着忐忑和嘱咐我上路了,那一刻,我心里怪怪的,可又说不出。回故乡的路是那么漫长,不经意中,我昏昏欲睡,窗外掠进的雨滴,打在我的脸上,满…

阅读(616) 评论(0) 推荐(0)

天还没亮,我便被叫醒,该给奶奶送饭了。

初冬的早晨,天地间一派浓浓的雾色,我们一行踩着零星的白霜上路了。风中透着股瑟瑟的寒意,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周围一片寂静,静的让人心悸。平素多话的小叔也一言不发,让我很纳闷,姑姑说,小叔在良心发现。

眼前荒凉的场所,便是我们的目的地,说是土地庙,其实就是一个高土丘,不知这是人类的太现实,还是土地公公的悲哀,不过我倒希望他永远门前冷落鞍马稀,这应…

阅读(596) 评论(0) 推荐(0)

(爸爸日记)“湖烟远了,湖柳淡了,沧桑后,亲人们却在渐行渐远,终于遥遥的无从辩识, 如果说大姐三姐的离去,于一个孩提来说,尚不知生离死别的滋味,而二姐的故去,我已不堪了,无从承受,人的一生,就在这么不经意中一袭而过?红尘匆匆。####年前后,老母老父先后撒手人寰,心痛的麻木了,竟然流不出一滴泪,只是思绪混乱,眼前浮现的全是过去的场景。我努力想记起父母最清晰的影像,却愈发模糊,逝者已矣,生者承受的是…

阅读(776) 评论(0) 推荐(0)

堂屋中香烛缭绕,挤满了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奶奶盖着长长的白纱静静地躺在地上,簇拥她的是山菊&翠柏。我跪倒在奶奶身旁,不停抽泣,几个小妹妹在一旁烦衽,她们又怎能明白眼前的生死别离于自己的意义。我不停地给奶奶焚化纸币,白白的蝴蝶冉冉升起,寄托着我无限的哀思。唢呐声声,迎来送往一批又一批祭奠的人们,没有人提及爸爸,我知道大家是在刻意回避。人群中我几乎没有瞧见爸爸的朋友,树倒猢狲散,难道有葬礼的日…

阅读(78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