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谷雨。 2017.10.2.

世界上我最心疼的男人有三个,一个一手好字,却早生华发,他是我的父亲;一个葬于湘江,已跨过生死的门,他是南康白起;一个跳楼身亡,像一缕青烟,把寒冷的天空寻求,他是林啸羽。

两年了,我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给你的必要了。很会笑的青年男子,要是死了,这个世间总要寂寞点的吧。前几日你的一个朋友问我,到底是怎样的小说,连一个配角角色,都能让你高兴的像个孩子。这篇文章,让…

阅读(9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