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一个冗长的梦中梦

醒不过来

破旧的澡巾晾在屋外

过往的人窃窃嘲笑

篓子里一堆衣服

一样的深沉暗淡

切鸡翅的刀子不见了

姐姐唤我起来

弟弟说:叫她做什么

刀子是被我收起来了

我重新睡下

有人从隔壁进来

把匕首

竖着,插在鸡肉里

我应该告诉姐姐

刀!刀!刀!

刀在这呐!

——如果不是

我已将它刺入胸膛的话

为什么还能听到“…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0)

洒水车呜呜经过

今天的影子有点潮湿

他在树下打着哈欠

竹兰草瑟瑟发抖

一朵阳光摇晃半生

风中铺满飞虫

有人笑着招手:来呀

他张开眼落荒而逃

是否应当欣喜?唯一的占据者

世间少有

篱墙的两头

都是别离

你来,我去

如果青春不言仓促

他不是行色匆匆,我也想

躲在这里睡觉…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0)

曾有一只鱼

游上了岸

变成我身体的纹路

黑色的花

蔓延到肩膀

留下恼人的芬芳

以四分之一的生命为刃

向生活横切一刀

苹果里藏着星星

将鱼烹成美食

将花熬成香水

这怎么样呢?

二十二岁的年纪

不必再沉迷于做梦

就算手里握着石子

也要把它串成链

骄傲地戴在手上

暴雨之后

蚂蚁也可以漂过对岸

赶紧凿穿白墙壁罢

便可在渔夫的篓…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0)

席慕蓉说她愿变成一棵开花的树,日日守候在路旁.然而我不是席慕蓉,无法成为伫立于林间的那棵巍巍之树,那么主啊,我请求做一株开花的草吧,为我深深眷恋着的这片土地添上一抹独特的绚丽.

  我愿是一株开花的草,把花开在遍布黄沙的荒芜之地.这里没有鸟语花香,只有风的哭泣和枯叶的喘息,它是被遗忘的孤独的角落,是地球的伤痕啊.让我长在这里吧,让我开出花来.我知道我要面对的是黑暗,是饥渴,是孤独,是像盘古初…

阅读(236) 评论(0) 推荐(0)

卤蛋包装得太紧实了

‌酱汁洒了一地

‌镜子给荒凉的脸点上几颗雀斑

连同白纸,变得隐晦又模糊

刚洗过的手没有污渍

‌消毒水掩盖卤蛋的味道

‌像是准确又刺耳的回音

‌在油锅里,被煎得发黑

滋滋作响

‌我一口一口地吃着卤蛋

像吞咽着灰黑却光滑的时光

‌但味道还是太浓烈了——以至于

‌有人开始惊呼:

你为什么要吃消毒水?!…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