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我来了

三十年了

我住江之头

君住江之尾

昼夜思君难见君

三十年荣与辱

成与败

是与非

正如当年那一捧

和着江水和泥沙

已经在不经意间

从指缝间滑落

只剩下

留存大脑沟回里的水渍

重庆

你是茫茫雾海里

若隐若现的道阁仙山

你是漂浮在江上的璀璨

你是勾连江岸的索道

你是绻缩在楼丛里的解放碑

更是我出没浪涛的花溪河{…

阅读(31) 评论(0) 推荐(0)

秋,就这样来了

于是

空气不同了

阳光不同了

绿不同了

曾经矫健的步伐开始零乱

诗人的梦 已如

记录年轻的照片

一帧帧泛黄

农人的梦

在田地里枯黄

多少能回收些希望

秋,就这样来了

沐秋凉,立高岗

冷眼朝阳夕阳

任涧里晨钟暮鼓悠扬

希望就是绝望

冷月照凄惶…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0)

今天是父亲节,距离儿子大学毕业仅有十天时间了,人生的崭新阶段即将开始,我觉得我们父子俩是该好好聊聊了,很必要!

我确实不知道我们父子是不是有些隔膜,平日里就很少沟通的,打电话你只说很少几句就匆匆挂断,其实我还有些话要跟你说的。久而久之,我便连电话都不想再打了。

今天我以为是端午节,早晨去给人送粽子才知是我看走了眼,把标记为红色的父亲节看成了端午节了。眼睛日渐老花,年过半百的我已经在快速老去…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0)

在金沙江边,三十年前那个热风炙人的黄昏,一曲《江河水》让我在滂沱的泪雨中看清了自己的人生。

去年春节,种下了一棵才齐腰的梨,在这在盛夏黄昏的蒙蒙细雨中,我再次从这棵树上看清了自己的人生。

只不过是收音机里响起的《江河水》,不是我正在泡脚的金沙江水,但我却穿越了时空,变成那个妇人坐在东北的辽河边,无神地望着滚滚南去的江水,呼天抢地,撕心裂肺!忽而又看到水中漂浮着,挣扎着的是我几年来一直爱恋着…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0)

暗夜铰杀了白天

却把我交给星星嘲笑

模糊的身形狼狈

挣扎自嘲

鱼尾纹多情

把岁月托付给风

风却醮着乌云的口水

弄咸了我的眼睛

到底是什么不安生

弄乱了我内心强大的磁场

从此方向迷离…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