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革猛

“樱花红,炊烟起,我在奕车樱花谷等你!你不来,我不老。你再不来,我再等你… ”樱花盛开的时节,乘着春风前往奕车樱花谷,赴一场樱花之约,欣赏樱花的绚丽舞蹈,呼吸樱花的醉人芳香,畅饮樱花的甘甜美酒,人痴迷,心儿醉,醉了春风,醉了佳人!

走进天地人合一的奕车樱花谷,漫步在淳朴自然的奕车村寨,踏着古老的青石板,吮吸着樱花的芳香,感受着樱花的浪漫.....。幽幽的小巷,两旁的青瓦阁楼,错落有…

阅读(14) 评论(0) 推荐(3)

昨夜,家乡的朋友打电话邀我回老家过“新米节”,虽身居外乡二十余年,好久没有参加“新米节”了,那深藏心底的记忆却沉沉浮浮地在脑海里闪烁。

我的家乡在红河一个边远的哈尼山村,是世界独有的哈尼族奕车人的聚居地,也是奕车文化的发祥地,故有“哈尼奕车之乡”的美称。千年时光流转,哈尼族奕车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和超凡的智慧,在“孟者红都”(“孟者红都”是哈尼语大山、山梁之意)上建设了自己的美丽家园,创造出了人…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0)

品味奕乡月色

钱革猛

夜幕渐降,天上的月亮和星辰慢慢露出面容,蹦跳了一天的儿子已熟睡,淡雅清幽的月光斜透过“扭然”(耳房)窗户,轻轻的在孩儿脸庞映上一层银色,抚摸孩儿进入梦香。终究是经不住月色的诱惑,轻移脚步,悄悄的爬上“扭然”屋顶,细细品味这千年横恒不变的奕乡(奕车人世居地)月色。

一轮皓月挂在广袤的苍穹上,淡淡的挥洒着她的温柔,依稀的点点星光和飞逝的点点流莹,朦胧又迷幻。月下这古老…

阅读(1172) 评论(0) 推荐(0)

震憾我心灵的小树

行走在“精准扶贫”联系村的小巷,我突然被一颗根部已裸露在外的小树吸引了眼球,只见那几乎已悬空的根紧紧地抓住岁月冲刷下的贫瘠的土地,青筋突暴,浑身疤痂,但它没有屈服,磨难中顽强地生长,绿叶冲天,展示了固执顽强的生命。

我久久地站在那里,为这颗小树所感动。它长在村内小巷空地里一堆垄起来的沙土上,只有三米来高,脚下那堆沙土,贫瘠得难以供应它起码的养料,裸露的树根,挺立在贫瘠的土…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