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夏之交的小镇之夜,已褪去了白天的闷热,卷起窗帘一角,丝丝凉爽令人舒适。我倚在窗口,贪婪地享受这份清凉。雨从黄昏开始下,时而噼噼啪啪,时而滴滴答答,酣畅淋漓,雨韵神奇,时轻时重,时急时缓,似有无限的蕴意。

凉凉的雨夜,正好读书。听着雨声,读着余秋雨的《借我一生》,到那心悦处便一字一句地吟诵,到那哲理处便反复品味,到那感人处便细细咀嚼,任骤雨叩窗,任夜风缠绵。

无边的思绪穿梭在时空中,往来于…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0)

转眼间,春天来了。回到学校再见他们时,他们似乎都长高了,恰翩翩少年,分明是不一样了。

抬头瞟见窗外的玉兰树,只见一树新绿在阳光下更为耀眼,不用多久,就会是一树花开,清香自来。忽儿有些恍惚了,窗内窗外两重天,外面已是春意盎然,屋里却是千头万绪。正当我对着一桌子的书呀纸呀 不知从何下手时,钟声响了。

踏进教室的一刻,似乎有些异样,他们盯着我,从教室门一直到讲台,我装得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们问:“有…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1)

(一)

早晨走过寺院前大道时,总会看见她。

她,穿着宽大的海青,微风轻拂时,衣袂飘飘。

她,颔首专注,只有与她擦肩而过向她问好时,她才抬起头来回礼,这时才可以看到额头下的慈眉善眼,还有回礼时的微微一笑。继而,她依然挥动着那长长的扫帚一下一下地扫着。

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只清楚记得每个早晨都看到这样的身影:低头认真清扫,旁若无人,一丝不苟。

好像从来不知疲倦,从来不曾厌倦,就那样…

阅读(423) 评论(0) 推荐(1)

沿着通往山顶的弯弯小路,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路边那草叶尖上的小水珠晶莹剔透,大树默然挺立,一片寂寥。

“太安静了,要不咱别上去。”我望着这空荡荡的山路说着。

“上吧!今天这天气肯定有人来的。”走在前面的同伴边走边说。

到了山顶一看,果然如同伴所说,有几位大姐正在练香功。同伴在一平坦处准备做她的运动, 我则在离她不远处停歇看看,这里有翠绿的树、奇崛的石,还有清柔的风;置身于此,每一眼都是风…

阅读(458) 评论(0) 推荐(2)

阵雨过后,天清云淡,微风带着清新润湿的味儿拂面而过,视野里出现了一片榕树,曈曈如盖,傲然挺拨,站成了一道风景。

沿着村前小道,慢慢向榕树靠近,这才发现原来是两棵榕树并肩挺立,双木业已成林。榕树的胸径有一米多,粗壮的树干,茂密的枝叶犹如巨大的伞,罩在低矮的古庙上。榕树历经数百年的风雨而岿然不动,落寞的老村,因有古榕存在而见其活力与生机。

古榕深绿的叶子,密密匝匝。阳光在树叶上舞蹈,油绿的叶子…

阅读(717)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