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萍

路边的杂草在风中瑟瑟作抖,树冠只剩下筋骨与寒冷抗争,看着它们远的、近的,或单薄纤弱、或坚强隐忍的样子,心里总有一种莫名隐痛。太阳还没出来,天却蓝得清透,抬头看看,那最蓝之处应该就是天最高远的部分吧。

目之所及,有一种庄严的静默,山野卷起华美的裙裾,收回灿烂的笑颜,褪去所有妆容,本性回归,呈现出最为真实的轮廓,这赤裸裸的冬,是用最虔诚的心等待春的到来?还是万物集体向死而生的姿态?或许…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5)

南粤的初秋依然是绿水悠悠,碧草青青,鸟语花香。清晨,骑行在田野上,看眼前一溪晨光缓缓流动,心性自然平息了,一切也显得美丽而安然。

停下单车,坐在溪边的树下,看溪中水波荡漾,听树上鸟儿歌唱,闻一闻野花的芳香,拈一拈脚边的草叶,此时,无酒无诗也没有远方,唯有眼前这一片醉眼醉心的青青稻禾。

仿佛刚刚在这里看到一片橙黄的稻谷,转眼间,新一批禾苗已然茁壮,柔软的叶片在风中摇摆着,时而挺胸向天歌,时而…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1)

雨,一直下着,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叶子落了一地,树上只剩光秃秃的枝条;没有了花,只有花骨静默在雨中,路边那枯黄的纤纤细草,颤颤地抖在风中。一切都萧条着,冷落着,跟纤弱的他一起淋在雨中,湿在雨中。

他背着大大的书包,撑着大大的雨伞,在风中、雨中走走停停。雨伞打低了,看不见前面,雨伞打高了,风又不依不饶,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正如他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一定得去看着爸爸?爸爸为何得妈妈看着?妈妈不…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3)

这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小茵发来照片:阳光透过窗棂照射着办公桌上的吊兰,兰叶上的小水珠闪烁着亮光,酷似一颗颗绿玛瑙,长长的花茎上绽放着几朵玲珑的小白花,悬空飘逸,仿如空中垂下的“小花篮”。

“老师,吊兰真的开花了。”

“你把吊兰带到学校去了?”

“是的,我想家了,想妈妈了,想您了,就叫妈妈把兰花快递过来。老师,把您那盆兰花的照片发给我,好吗?”

“好的,我这就发给你。”

不一会儿,…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4)

被暮色笼罩着的塘埔村,平添了一份朦胧与神秘。

站在村前的榕树下,沐浴在带着泥土芬芳的风中,内心的感觉有如脱胎换骨般,来时路上的拥堵,错过观看夕阳、拍摄夕阳的那些小情绪,在徐徐清风中已消散殆尽了。

暮色朦胧,河灯闪烁,让人仿如置身水乡。视线之所及:水田、行人、小桥、流水、榕树,还有夕阳的几缕余晖,说它是一幅画,显得有点俗,但它确实是一幅天成的自然之画。

水田上,微风过处,禾苗摇摆着细小的…

阅读(602) 评论(0) 推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