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二——打糍粑

(克勤原创)

无糍粑不成年。可见糍粑在我们家乡过年的份量。

拜年拜年,糍粑向前。正月初一即新年的第一个过早,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炕糍粑。将糍粑切成麻将型和园球型,在锅里炕成二面黄,再洒些红糖水一炒,一碗又香又糯的糖糍粑就好了。寓意新年里一家人团团圆圆、招财进宝。过年少不了人来客往,在下的汤豆丝中,加一两溜糍粑,希冀在新年里,亲朋好友越走越浓酽,如糍粑样…

阅读(79) 评论(0) 推荐(1)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三——贴春联

(克勤原创)

贴春联源于何时,我不清楚;但哪个年月不许贴春联,我知道。近些年,乡风民俗回归,贴春联又悄然蜂起,心里难免一喜。

在我们家乡,贴春联又叫贴对子。而且只兴在除夕这天贴,大约是应了“千家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之意。也有例外,就是当年有老人去世的,只在腊月二十七的贴。而且只能用大白纸写。而春联都是用大红纸写的,甚至还有的烫了金。

说是贴…

阅读(71) 评论(0) 推荐(1)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五——看年戏

(克勤原创)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湾方圆十里内,有五个湾子有戏班子。小年一过,就陆续开锣,一直唱到二月花朝。经常是你湾唱罢我湾开锣,看戏的人就象潮汐赶月亮,上午涌向东,下午涌向西。大道上,穿红载绿,牵娃抱仔,扛凳搬椅的人群,川流不息。贩针头线脑的,炸油粑的,转糖葫芦的,吹糖菩萨的,卖鸡毛笛子的等各色挑子,夹在人流中,边走边做生意,各种叫卖声响成一片。我们一…

阅读(60) 评论(0) 推荐(1)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四——拜年

(克勤原创)

拜年是我们家乡过年的重头戏。老式拜年讲究“天地君亲师”。黄天在上,大地泽恩,要先拜。祖先荫庇子孙,源远流长,也要先拜。这些拜光拱手作揖还不够,须得铺上拜垫,跪拜叩头。据说先前对先生也是要磕头的,后来不知怎的能拱手作揖就算有礼信的了。至于亲戚朋友,左邻右舍,互相抱拳握手,说一声新年快乐、恭喜发财,这仪式就简单多了。本来,拜年就是通过拜的仪式,把未…

阅读(79) 评论(0) 推荐(1)

克勤说开头的话:

时光倥偬,转眼就过了几十年。年关将近,小时候办年、过年的记忆又浮现眼前。一口气把这些记了下来,一来对自己是个安慰,二来也与有同样情结的亲们分享。仅此而已。

(2018、2、2)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一——烫豆丝

(克勤)

过了腊八就是年,是说过年进入倒计时,要开始办年了。首先就是烫豆丝。

豆丝是大米(最好是早谷米)、小麦、绿豆(或黄豆)混合的制成品。它方便…

阅读(45)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