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春之际,天降灾难——新型冠状病毒入侵中国的英雄之城——武汉。喘息之间,武汉沦陷,武汉封城,史无前例。举国上下,顿失活力。昨日的歌舞升平一夜之间化为四面楚歌,草木皆兵。虽非战场,却厉于战场,因为,我们面对的敌人是看不到摸不着又极具毒性和传染性生命力极强要人命的病毒,来势凶猛,势不可挡。

我们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以来,就是伟大的党;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来,就是奋斗的民族,团结的民族。!党…

阅读(32) 评论(0) 推荐(0)

三尺讲台

八月,总是最温馨的,即便是秋雨打湿了脚下踩出的每一个印记。雨后初霁,薄雾轻起,缱绻了桂花绵绵溢出的清香。我低头路过小园香径。别有一番温馨涌上心头。这里最奢华,正是学校的腹地,周围分布着餐厅,教室,宿舍,办公楼。绿意浓浓,柳枝婆娑,桂花溢香,月季绽放,更为这温馨的校园平添几许艳丽。

远远的我看到这里的静谧,在滚滚红尘的喧嚣中。我一步一步向这里走来,忽略了身边的每一处旖旎,我不知道走…

阅读(3784) 评论(0) 推荐(0)

两天前,不经意看到一株盛开的玉兰花,满树的洁白,满树的生机。两天后携了相机,想要留下那繁荣的美丽。遗憾的是,那满树玲珑的花瓣,便商量好的似的,挣脱枝干的挽留,已静静地躺在树冠笼罩下的地面了,我一阵的心酸,难道美好的东西都如此短暂,如此瞬间即逝?我轻轻地捡起零落的花瓣,掊于手心。虽离开枝干,那花瓣依然丰腴洁白,卓越风姿。我突然想到了黛玉,想到了黛玉的花锄,想到黛玉埋葬的花瓣。对于黛玉,也许有别样的情…

阅读(2879) 评论(1) 推荐(0)

一日,一个人匆匆忙忙来到教堂耶稣的像前,正要下跪,却见身边已经跪着一个人,而且长相特像耶稣,嘴里念念有词。这个人觉得奇怪,便问道:“你也在求耶稣么?”那人头也没回:“我就是耶稣呀!”这人更觉得奇怪:“可是真的?你为何自己拜自己?”耶稣说:“因为求我的人太多,没有人帮我,我只有求自己了。”

对于佛教,我早有崇敬,佛祖早已住进我的心底,每遇不快抑或难事,便也暗暗祷告:阿弥陀佛……得到佛的回应:涅槃…

阅读(3269) 评论(0) 推荐(2)

夜渐渐沉去,儿子枕着母亲的膝盖均匀的呼吸着,脸上还漾着满足的微笑。儿子当兵后母子足有两年不曾谋面,如今儿子探家回归,母亲依然做了儿子喜欢吃的饭菜。酒足饭饱之后,儿子伸了懒腰。“妈妈,我困了。”一如既往偎在妈妈身边酣酣的睡去。儿子在梦中依稀看到站在酷暑和寒冬里翘首以望的妈妈。儿子淘气,是一个打架魔王。从学校里打到回家的路上,再从回家的路上打到社区。不管儿子伤了别人还是别人伤了儿子,妈妈从未大声呵斥孩…

阅读(4364) 评论(0) 推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