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残存的记忆里,母亲在世前的一些事情,还是蛮深刻的。

记得我家老屋的后院里,有一株特别高大的树,落叶乔木,开一种像小喇叭的白色花,很美。那个时候的我,还没上学,不知道如何形容那花的美,只知道有次我捡起一朵完好无损的花,凑到嘴边,想当着玩具喇叭来吹。母亲见后大惊失色,一把夺过扔在地上,狠狠用脚踩,然后蹲下神情凝重地对我说:“乖乖,这花不能放嘴里去,有毒,会毒死你的!”再拖进屋给我洗那乌黑的小“…

阅读(80) 评论(0) 推荐(2)

草儿死了,溺水。她才15岁。

草儿是自己寻死的,她一点都不愿意活在这人世间,她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被遗忘的人。她投水前,在河滩上写了一句话:“我不是坏女孩。”她始终记得,隔壁那个老爷爷躺在血泊里,狠狠地瞪着她,喃喃地说:“我没有害她,你们会有报应的!”15岁的她,终于明白,这世间只有那个老头把她当作小孩,给她好吃的零食,跟她讲做人的道理,可是她不懂啊,那时她才10岁,没有学校收留她,理由是她太…

阅读(1000) 评论(0) 推荐(1)

九月有个重要日子,是在我们的少年时代诞生的,那就是教师节。

韩愈《师说》里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成语有师道尊严、为人师表等,都可窥见对老师的尊敬。

在我的读书生涯里,有不少令我钦佩的老师。英语基础牢固得益于初中文异娟老师的谆谆善诱;高中语文老师胡银翔,可以说我作文的精进绝对离不开她的悉心指导;我最愧疚的是数学老师文蛟,高中数学我学得很白痴,但他对我耐得烦,一个简单的题目可以再三反复…

阅读(454) 评论(0) 推荐(0)

——写在父亲节来临之际

我的老父亲现已九十,步履蹒跚。他身材偏矮,年青时最多一米七,精瘦,做事利落。中年丧妻、多年鳏寡,因年幼患中耳炎而耳聋。

我的母亲去世早,俗话有说:宁有讨米的娘,也不需当官的爹。但我的单亲家庭里,父亲不止赚钱养活一双儿女,他绝对还是一个细腻的好“母亲”,因为我从来没有感觉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

他三十好几才找了母亲为伴侣,四十好几才有了我这个女儿。以前他总说:“…

阅读(511) 评论(0) 推荐(2)

——读曹文轩的《大水》有感

收到凤网传媒的一本《小溪流》,被里面曹文轩的一篇儿童小说《大水》所感动,因为我觉得少年的我也曾有过人生如此落魄的境界。

小说说的是:大水堵住了这座城市,父母双亡的漂儿被困在了这里,他正盲目地向前走着,忽然看到了一位行乞的中年人,在街道旁为一只狗尽心尽力地演奏着手风琴。当中年男人发现了他并知道了他的来历时,他便收留了他。以后这几天,他们经历了许多,这也让漂儿明白了…

阅读(38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