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冯罗生

我知晓樱花这一物种,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读初中时流行的一种塑料笔记本。那粉红的笔记本里有一张铜版纸的插画,一明净的湖面,一树璀璨开放的花,白里透着一点浅红,远处是日本著名的富士山。起始把它当桃花来夸赞,然别人告知为樱花,尤其是知晓樱花为日本国花后,顿时就不喜欢了,觉得这花颜色实在寡淡,花开灿烂、喧嚣却一点也不夺目,比起我喜欢的桃花来差得甚远。君不见先秦时期就有文人说“桃之夭夭,…

阅读(39) 评论(0) 推荐(0)

从去年隆冬到今年的二月底,整个长沙地区难得见到太阳的“尊容”,人们都在淅淅沥沥的雨里麻木、“发霉”了,就在二月底的某个清晨,星沙还下着小雨,老公的表兄却打电话来说,想再上南岳衡山一趟。我当时就有点不情愿,下雨天去南岳能看到啥?玩些啥?不过,我确实很爱玩,虽不太乐意但还是上了车,也没再抱怨,反正我的目的只有一个,老公去哪我就去哪,听调摆。

结果,车刚驶出星沙,雨没下了,再往南,似乎会出太阳。正巧…

阅读(36) 评论(0) 推荐(0)

文 冯罗生

老豆,是广东人称自己父亲的习惯口头用语,甚至当面也这样称呼,如向客人介绍自己的父亲,习惯说“这是我的老豆”。

据说老豆的由来是引用了“五代”人窦禹钧教子有方,后来五子登科的故事,以表示对父亲极端尊崇。翻阅旧《三字经》,里面有这么一段三字句”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据释,窦燕山,姓窦名禹钧,燕山是他的出生地,官居右谏议大夫。窦禹钧操守清廉,当仁不让。建义塾,请名儒以…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1)

我家来了位尊贵的客人,她年近古稀,但从外表看,任何人绝对不会相信她如此高龄。一头深褐色的烫发,架一副金丝眼镜,穿一条休闲款深色花裙,颈脖处挂着一个绿色翠玉佛像,手腕上戴着一块时尚电子腕表,说话声轻气缓,步履矫健轻快,活脱脱一个五十刚出头的知识女性模样。她就是老公的大姐。

说她尊贵,不单单是她的外表尊贵,而是因为大姐家在广西柳州,很多年都难得回长沙一次。大姐是老公六姊妹中的老大,因幼年时就过继给…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0)

四季轮回,已是秋天。

天气格外晴朗,湛蓝的天空,挂着几朵白云,点缀着这蓝色的梦,携着秋的凉意,徐徐的风,总会触及藏在我们心灵深处那一段飘着的记忆。

站立秋的门槛,感叹每一次岁月从身边走过,都会有无意识地让我们在心里泛起对往事星星点点的追溯,时间就这样不休止地压过我们生命的底线,一次次地带走我们一切。季节周而复始,然,人一生无法重回原点。

站立秋的门槛,蓦然回首,发现此生的我无所收获,碌…

阅读(697)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