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下山,途经江边,圆圆的火球清晰的浮在眼前,那红彤彤的光芒把江岸染红,江水被镀上鲜亮彩色,波纹放出点点金光,在眼前跳闪,我站在这儿,凭栏远望,飘浮出年代己久的记忆,那时,伴着晚霞而归的一条条渔舟,靠在岸边,并排似一座浮桥,渔民把一天劳动果实从渔仓里搬到岸边,岸上许多人,有大大小小的鱼贩子,有想吃新鲜江味的市民,有一边看热闹等着捡便宜货的人,小小岸边簇拥人头,飞出嘈杂声音,为这暮晚带来生气,带来日…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0)

沐浴更衣,敬酒给年

这头怪兽给我平安的座骑

离那个永久居住的家近了路程,

站在山顶俯望,

层次分明,

云雾撩绕,

我现在还没有一颗成佛的心。

秋天的老年不是生长的季节,

骨头越来越矮直到弯腰弓背,

落下的枯叶都有病的鉴定,

必然在瞬间发生定律,

我总是把台灯调暗,

和睡眠成一个姿态,

我总是把体内毒素排出,

脚步和冬拉开距离,

我…

阅读(52) 评论(0) 推荐(0)

年,你又来了,

我的心情五味具全,

准备十碗八碟和一瓶好酒,

歀待你的造访

我知道你来一次我衰老一次,

你却冠我一次比一次成熟,

衰老 成熟 死亡,

同是一个人的演变。

你何时让我踏上这条路,

你捡到我丢失的奶牙,

就开始啃我皮肤和心灵,

不知不觉不痛不痒

我己被你啃的面目全非,

满脸皱纹,

心跳衰弱,

你还在不停的啃啊啃。

阅读(48) 评论(0) 推荐(0)

小时候,雪是冬天的常客,年年雪花飘舞,年年是白皑皑一片,那个时候,感觉下雪天不冷,冷在雪后刮起的寒风,把天地冻成冰疙瘩,手脚耳朵都麻木了,青鼻涕挂在鼻孔下,也能结成记号,吐一口痰马上就结成冰,就这么冷的天气,在我的记忆里,大人小孩也没穿多少衣服,能穿上棉袄棉裤过冬的,算是家庭生活条件好的,一般家庭以纱线织成的毛衣卸寒,也只有一件两件,再冷也没办法,靠自生的力量抗寒,在冰天雪地里颤颤歪歪的行走。戴上…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0)

我见白杨,在粗壮的年龄

数江面过往的船,是它打发时间

最好的办法,数不完也数不清,

就象岁月不见头也不见尾,

风催它离开,拽拉身体

泥土把它的根紧紧抱住,

抱到洪水季节,

泥土想和水去旅游

根又缠它不放,

俩俩相依而存,

白杨林就成了江堤保护神。

看船飘远又近,

螺旋浆滚出白天黑夜的浪湧,

拍打 冲击 它在岁月中疲劳,

依然给春天满树…

阅读(7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