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杀死我的形象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

2018.1.14

.

我把佛祖掷于人间俗尘的苦海

锯开,没有人知道

曾经的我

是盐。写下的字是水从手掌战战抖抖沥沥流出;

苦苦的泪花

欢快

像种植者,知道一个坟下的人

——那天,杀死我的形象

长青了

没有石碑只有滑动微风把露珠吹动,摇曳黎明。…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0)

004诗人也是公民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

2018.1.10

今天是2018的110数字含义上控告申诉报案纪念,写一首无视诗人声音呐喊,批判猥琐诗人能有几文钱的酒笑。我没有诗人头衔,但我有诗人的心,用一种境界调和这属于颜色秩序的和谐世界。

天,还没有完全亮,我就整理

一天求索询问法律计划

步伐迈进出发在冬日清晨最冷最阴雾霾

很惭愧,我并不知道太阳会迟到几个钟时疑…

阅读(391) 评论(0) 推荐(0)

154写在风雪之夜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8.1.4

雪,就这样降临了。

暴风了二天二夜。习惯的黑夜,在平均分配到365个日子里终于因黑势说黑话,黑道过茂而羞耻苍白了。夜色难得有这样白光,明月也更加银亮起来,就是冷风也是欢乐鸟,把雪光波浪啄来啄去;水是有灵性鸟,鸟羽雪魂是很难看得到的,而今夜,却为我羽化为银白铠甲,我极为过去365个日子来水魂生出的唯独欢乐夜鸟。{p…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0)

163这个冬天残雪斑斑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8.1.7

.

这个冬天残雪斑斑

北风一直吹

萧瑟,荒凉;乌黑群鸦总占居发音尾声部。

这个冬天。

.

偶儿,风卷起雪

细粉碎宵冷魂,是至今留存残雪斑斑痕迹

谁能烧掉这些

大吼大喊,是批驳控告:

——黑暗黑势你们这些销毁我全身的泪魂。

.

北风一直吹

我去摘取

那无名氏亡者昨夜梦…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0)

164断指最后一首诗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8.1.7

.

我选择梦中轻声泣泣叹息

中午小憩

缓慢各种崎岖小径流水,又仿佛各个岔口都

关闭。

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光深陷一生

坐进黑暗,与对面蛇道黑势力相斥抗争。

昨晚有明清代小说,言之

捕蛇猎虎人;我发现自己损断一只手指

不言亦言之,我是笨拙的捕杀虎狼的猎人

捕杀不成,反受其害而为虎狼食。{…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0)